暴躁老哥紫电电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最后一次关于魔道的产出送给仙督夫人,金光瑶老婆and亲妹妹的秦愫。

以后都不会再产出魔道相关了,但是还没退圈,还会偶尔点个红心,取关随意,这个号不会注销。

这个妹子实在惨,从没做错什么结果儿子被老公杀死,自己也被老公害死,婚姻还是一段乱伦!!!这么惨的妹子居然没什么人记得她!我从没有看过任何魔道画手给她画过像样的人设图,哪怕那些说了全员的大卡车,也没有见过她。连莳花女都有完成度颇高的人设图,她却没有。她的悲惨程度不亚于澄澄了,可是真的被几乎所有人遗忘。

提供一个脑洞(四大家族全部绝后了)

好喜欢这个脑洞!!已经有人认领了,期待啊啊啊

将雨未雨:

        忘羡粉书粉勿入!!拆轩离!

        魔道原著完结线过后,江澄突然醒悟过来。发现这个世界的不正常,然后重生了。

       重生以后江澄决定要对自己好一点,怎么样活得好就怎么样活。于是他从出生开始就刻意亲近虞家,并提醒虞紫鸢拉拢江家有影响力德高望重的长辈和旁枝。

      江澄平时还是一脸冷淡高傲,但笑起来却让人感觉十分明媚幸福。因为上一世太累了,江澄决定这一世要享受人生。于是平日里要么不说话,说话时也不像前世一样尖酸刻薄(毕竟生气是要力气的),而是慢条斯理。

     江枫眠这个sb在江澄五岁那年把wwx带回了家,又因为wwx的原因要求江澄把自己的狗送人。江澄假装答应,然后在江家族人面前卖惨,引得江家族人对江枫眠不满。

       随后虞紫鸢带着江澄回到了虞家。虞家的表哥表妹都对江澄很好,江澄在蜀中地区交了不少好友。
       江枫眠在江氏族人的压力下只让wwx当了普通弟子,并没有把他当义子。并且迎回了虞紫鸢和江澄。
        但江枫眠因此更加不满虞紫鸢,虽然没有把wwx收为养子,但依旧对wwx比亲子还要好。
        但这一世的江澄一点也不在意,他现在一年呆在莲花坞的时间还不到三个月,天天不是修炼就是游历。

      十五岁那年江澄还是被送到姑苏蓝氏听学,但这一世wwx因为不是江枫眠养子没有送到姑苏。
      江澄这一世懒得理四大家族的人,平日和表哥虞睿,好友裴羿(原创人物)玩耍。

     但蓝湛和蓝涣同时喜欢上了江澄,虽然在江澄心中他们就是大猪蹄子。

     就在这一年,虞紫鸢喜欢上云中柳氏的家主柳元泓。与江枫眠和离。带着江澄改嫁到柳家。(为啥没有江厌离,因为她和江枫眠一条心)之后江枫眠收wwx为养子。

    江澄十七岁那年到温家为质,因为柳家不是四大家族没有引起温家注意。wwx干了和前世相同的事。

     江家被灭门,仅有江厌离逃了出来。wwx还是修了鬼道。射日之征爆发,期间聂氏兄弟与金家兄弟同时喜欢江澄。江澄在射日之征崭露头角。

     射日之征结束后,蓝氏双璧、聂氏兄弟、金家兄弟向江澄告白,都被澄澄‘冷酷无情’地拒绝了。江澄表示自己一心修仙,无心恋爱。

    一年后江澄遇海外仙人收其为徒,决定随仙人前往海外修仙。

    而其它三大家族继承人终身未娶,最后四大家族统统绝后啦啦啦啦啦啦~


论md诸人

将雨未雨:

魏无羡:
黑点太多,简单总结,谁对我最好我就跟谁走。
因为我很惨,所以我杀几千人不能怪我。
不管我和蓝忘机做了什么,都不能怪我们,不然就打你。
我一颗金丹能抵得上你全家上下的命。

蓝忘机:
魏无羡就是光,就是真理,他做什么都是对的,谁让他不开心我就打谁。

江枫眠:
别人都说废长立幼取祸之道,但我更加利害,我偏宠别人的孩子弃自己的孩子于不顾。

蓝曦臣:
嗯,我温文尔雅,谦谦君子。划掉,犹犹豫豫,偏袒是一定要偏袒弟弟的,天天都被骗的就是我,我很受伤,我要去闭关了。反正家族的事有我叔父蓝启仁。

虞紫鸢:
我自认是md里少有的正常人,我哪里对不起江枫眠了?
他弄出来一个前恋人之子来恶心我,我还在主角光环下没有对wwx怎样,没想到死后还被那个白眼狼编排?
我最爱的女儿因为主角而死,最爱的儿子因为魏无羡毁了半生。我tmd最后悔的是就是当年被风糊了眼睛看上江枫眠!!!

江厌离:
我长得平平无奇,我会一手好厨艺,不过我只会炖莲藕排骨汤。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师姐,所以我为阿羡而死,死前并没有惦记自己的亲弟弟夫君和儿子。

江澄:
我也是md中少有的正常人,我从小天资不如主角,但我坚信天道酬勤,如果是正常的世界我应该才是笑到最后的,但这是光母笔下的世界,呜呼哀哉!
可能是我少年太幼稚吧,居然和魏无羡交了朋友还相信了云梦双杰的鬼话,现在想来他就是随口一说吧!
我十七岁家破人亡,独自一人撑起家族,并把家族发扬光大,远胜于以往,我坚信这个世界和我同辈的人中只有我是真英雄!
但是光母看我不爽,让我的人生围着主角转,明明主角亏欠我们全家还让想我在他面前跪着道歉。虽然好像没跪,但也相差无几了。
我觉得我除了被作者当成用掉即丢的炮灰,还被塑造成了抖m。
如果正常世界,不是应该我被主角害了满门被杀,然后我召集天下英雄讨伐他,最后诛灭他,我的事迹被当成孝子贤孙的案例被广泛传颂吗!!!
对了,光母说我是宇宙直男,也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个世界的男人都配不上我!!

晓星尘:
我是以伟光正的形象出现的。但是我的智商被强行降低,认不出薛洋,被利用杀了一城人,还杀了自己的好朋友。
最后,我想说,不要把我和薛洋组cp,我是被他逼得绝望自杀的!

薛洋:
我从小就经历凄惨,因为一份点心被骗还被害的失去了一根手指。
所以我屠了常家满门,义城人说我坏话我就设计杀了他们。
我就是一个坏人,反派。我最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但我要说,魏无羡不配审判我!

聂明玦:
我是这个世界身高最高的。我为聂家宗主,我虽然脾气暴躁,但我是这个世界少有的三观稍微正一些的人!
我真的好凄惨,不过讲了义弟几句难听的话,就被他分尸!
但我最可怜的大概是做了主角重生的导火索之一,死了也被作者利用……

金光瑶:
我是一个私生子,我忍辱负重,依靠阴谋害死父兄当上了家主,又当上了仙督。
我为了自己连儿子妻子都杀,我本以为我拿的是枭雄剧本。
但作者为了主角谈恋爱,还有强行卖腐。降低了我的智商,我为什么要留着聂明玦的头?到最后不提我建了两千座瞭望台的事,还让我打感情牌‘唯独没有骗过你’。是不是忘了我是有过老婆孩子的人?
我感觉自己从枭雄便成了懦夫。

――――――――――――――――――
mdzz没看完,忘也忘了很多,就对这些有印象。


【7.27杂谈】浅谈墨圈怪象之作者篇

justwe在光母坟头蹦迪:

霉菌:



* 个人观点,欢迎持理讨论。不喜请退出,拒绝撕X,谢谢。








如果找一样东西来比喻“膨胀”,我首先想到的是埃博拉病毒。从恶如崩,狂妄自满的情绪犹如丝状病毒一般在人体内飞速扩散、大量繁殖,像袭击器官一样袭击作者的责任心,使之变形、坏死并被分解。朝夕之间,灵魂中蠢蠢欲动的夜郎国贼子,便将手悄然搭上其人颈项,将此人改朝换代。








这个人,指的就是墨香女士。她不仅膨胀,还膨胀得理直气壮。在天官访谈中,墨香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也尊重读者发表评论的权利,所以对于很多不怎么友好的评论,我从来不会去反驳争辩(除非恶意造谣),有读者反应过激,我还会去劝阻。不过这里我还想说说,我可以无视负面评价,但我并不太喜欢所谓的「建议」。 为什么呢,因为写文这事,没写过的人真的就只是纸上谈兵。就像教人写作文,建议人家「用词生动,结构精美」,教人做数学题,建议人家要「举一反三,细心计算」。听上去都没错对吧?但这些都是太笼统抽象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太空泛了。真的要做到,只有一个办法:自己写。而如果「建议」太具体了,比如「这个地方他说话用词应该文雅一点」「这个地方他应该同情而不是漠视」「全部用排比句看起来比较有文采」,这就越界了。”








对于她这段发言,有一位读者评价得很好(此处引用已获得授权):








“我觉得MX是在避重就轻——读者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全部都是“笼统抽象”的吗?干扰他人的行文风格确实越界,然而读者们的不满都是因为MX的修辞手法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吗?提意见的读者有多少是字斟句酌分析文章情节与内涵的,又有多少指出的是她语言基本功的问题和结构上显而易见的失衡与崩坏?可她通通无视了,回避问题,偷换概念,强词夺理,自我开脱。余华还曾说过:「文学就是这样,它讲述了作家意识到的事物,同时也讲述了作家所没有意识到的事物,读者就是这时候站出来发言的。」可MX自己看不见深渊,还说看到了深渊的读者越界。对于她的后记,尤其是这一段,我实在是觉得荒唐。”








——我完全同意。访谈里的这段话,实在荒唐。








荒唐其一,墨香女士如果真的尊重读者发表评论的权利,就不会说出“我并不太喜欢所谓的‘建议’。为什么呢,因为写文这事,没写过的人真的就只是纸上谈兵”这种话。要知道,实践能力并不代表审美水平。就像有的人虽然不会作画,可他就是能准确地分辨出哪些画作精妙动人、哪些画作粗糙低劣。马哲告诉我们:规律的存在是客观且普遍的。吃的菜多了,即便是不会做菜的食客,也能品评哪些是珍馐、哪些虐待味蕾。看的书多了,即便是不写文的读者,亦可辨别出哪些文字出类拔萃、哪些文字是歪瓜裂枣。








规律确实要靠实践来探索,然而实践的方式,并非只有“下厨做菜”或“亲自写文”。总而言之,若非已经膨胀到目中无人的地步,那墨香女士作出此番发言,就实在是狗撵摩托车——不懂科学了。












荒唐其二,则是“我可以无视负面评价”这句话。








乍一听,感觉墨香可真宽容。然而,读者给出负面评价,是希望得到正视,而不是被无视。拒绝接受非赞美的反馈,这非但不是宽容,反而是狭隘的表现。








基于此,我认为墨香女士的“不争辩不反驳”,实际上是出于一种居高临下的掌权者心态——“随你们怎么上谏参朕,朕就当看不见。也亏得朕仁慈大度,否则早把你们杀头一百遍了。”








又或者,是出于某种自以为是的家长心态,把自己当成角色的妈不说,还把自己当成了读者的妈——“管你有没有理,跟长辈顶嘴就是不对的!不过小孩嘛,不懂事是正常的,你说什么我也就当听不见了。当长辈的不跟小孩计较。”








一言蔽之,我认为墨香将自己的位置摆得比读者高了一级甚至不止。不论发声者有多么认真多么恳切,一旦说了有哪里不好,墨香女士便将其无视。所谓的宽容和尊重,只不过是给自己“轻蔑读者”这一行为戴上了堂皇的冠冕。而在墨香女士看似大度的发言背后,还不知究竟暗藏过多少次嘲讽呢——“要么坏要么毒要么蠢,这些有眼无珠之人也真是可怜。罢了罢了,不与他们计较。”








更何况,联系第一点中墨香的发言,她既然连看都不看、无视批评,又如何判定发声者提出的建议就一定是大而化之的、不可取的呢?








再说了,发声者中未尝没有涉足文学创作领域、并对此颇有造诣的人。而墨香一开口,便将发声者全都打成了“没写过的人”,这究竟是故意误导,还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人,觉得读者的能力就仅限于“读”、而不可能有资格涉足创作呢?








我还要贴上墨香女士说的另一段话:








“既然是探索,就不能保证每一步都走得稳。如果我摔倒了,我自己会爬起来。不能说因为我会摔倒,就不让我走这一步,非逼我另一条路,或者要夺走我自己走路的权力。如果实在不喜欢,其实放手就好,我一贯是希望好聚好散。但有的读者比较奇怪,一定要一边不喜欢,一边逼迫自己读,一边发泄负能量,这何必呢。毕竟,你不喜欢,有别的读者是会真心喜欢的。这样你自己也不舒服,其他读者也不舒服,  还会引发掐架,这个时候我就很尴尬。因为人捍卫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人之常情,我不能说拦着读者们不让他们保护自己喜欢的。我很明白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攻击会有多难过气愤,我心疼这些读者。”








这段发言更是乖张至极。








引用同一位读者的话来评价(引用已获得授权):




“创作者放飞自我可以有,但是在晋江这个文学创作平台上,阅读者同时也是消费者,在没有质量保证的情况下放飞自我,是缺乏契约精神的表现,是对读者和消费者的不负责。墨香失不失误是她的事情,我包不包容是我的事情,我作为读者,没有非要包容她的义务。我看书又不是签卖身契,凭什么她自立牌/坊我就要拜,胡扯规矩我就得听?”








乖张之处,亦在于以阴谋论调误导他人。常言道“忠言逆耳利于行”,读者提出意见,是希望作者能够改正,不断完善作品,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然而墨香女士却将再正常不过的读者反馈扭曲成恶毒蛮横的夺权迫害,在刚愎自用的灵魂外堆砌出一个重压之下仍刚毅不倒的受害者形象的皮囊,以博取智昏者们没有原则的同情和狂热者们名不副实的赞誉。








乖张之处,更在于墨香铜臭得鱼忘荃,不仅对书内角色鸟尽弓藏,还对书外读者过河拆桥——“不喜欢作品,却还逼迫着自己读,这何必呢?”墨香女士只觉得发声者们无理取闹,却未曾想过:说服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极大的煎熬;读者们一次次折磨自己的眼睛和心灵,难道不正是顾念着对墨香的旧日情分么?——正是因着《渣反》的洒脱开怀,《魔道》的曲折动人,读者们才喜爱墨香信任墨香;正是因为墨香自己都说了《天官》是一种探索和尝试、“不能保证每一步都走得稳”,读者们才认真分析提出建议进行反馈,希望能够以言为镜,帮助墨香走得稳一些,让《天官》不断完善、变得更好。哪成想墨香铜臭狗咬吕洞宾,觉得是提出意见和建议的读者们没事找事,于是纵容甚至鼓励粉丝们在晋江评论区下凶狠地撕扯每一位发声者。这怎能不寒人心?且墨香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在访谈中将发声者们拉出来绵里藏针地嘲讽一通。其睚眦之心、小人之态,真真是毕露无遗。








最为乖张之处,则是墨香铜臭将非理性的“喜爱”情绪标榜为普适的秩序准则,有意纵容群体暴力,甚至出言鼓励。“捍卫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人之常情”——此情虽常,却不代表此情有理;非但没有理,还有悖于公平和良心,更对他人造成了深重伤害。可是,从墨香这段发言的最后两句来看,她并未因此产生任何愧疚感与罪恶感,反倒自豪于自己这番装腔作势的真性情—— “我不能说拦着读者们不让他们保护自己喜欢的。”翻译一下这句话:不论是对是错,反正读者喜欢我,他们为我说话,我怎么能拦着呢?








墨香铜臭明知自己的粉丝数量庞大,且其中大部分年龄偏低、生活经验不丰富,故而阅历较少,思想也不够成熟,普遍缺乏判断力。可她却不采取实际措施进行约束与管理,而是放任庞大的群体蛮不讲理地排泄激愤情绪,并在访谈中如此发言,将本就不理智的受众主体煽动得愈发狂热。如果墨香穿越过,那么我毫不怀疑她所抵达的时空会是两千四百年多前的雅典城邦。我仿佛看到了她像煽动自己的粉丝一样煽动无知人群,蹂躏思想的火花,践踏人性与美与正义,最终以民主暴政杀死苏格拉底。








而这一句“我很明白自己喜欢的东西被人攻击会有多难过气愤,我心疼这些读者”,更是气得人头皮发麻——明明墨香口中的那些名为“读者”实为“卫兵”的人才是加害者,可墨香还觉得他们惨。她简直就像护着王灵娇的温晁一般,只顾着心疼这些狐假虎威的追捧者,却丝毫不在意那些被撕扯谩骂、被糟践了一颗真心的发声者们。“忠言翻为怨,成风在谄谀”,有多少人把一颗真心喂了中山狼,真替他们感到不值!








总之,遍观原耽圈,像墨香这般膨胀的作者还真是少见。








怪。真怪。这可真是奇了整整一M78星云的怪。










我搞不懂为什么wxjj   or   xyf每次都要在小江过节的时候跑过来闹事,你们再这样给这边热度,小江就真的要单飞了!!!!黄少天在整个乐乎推广过生日的热度都还没小江高!脑残你们丢不丢人?魏无羡在微博的印象里,江澄占据了最大的咖位!你们的背景板官配蓝二哥哥只有一小块几乎被挤出去的右下角,你们丢不丢人啊?

笑!!!都给我笑!!!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三颗仙人掌
亲爱的过来吃瓜。

摘纪录:

温柔的人大多都是这样诞生的,他们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难过后,决定让其他人不要再像自己这般难过,这份血淋淋的体贴。人们称之为“温柔”。
——一本小簿

悲澄赋

大葛快来看哦,人贩子游街示众了。

三颗仙人掌:

呼天痛哭进庙堂,老天呀!
未见晚吟泪先抛,见到晚吟如刀绞,
我儿年少事事艰,赤手空拳兴江朝。
原指望墨香可念些旧好,谁料道德顷刻倒。
老妖妇剽窃打压欺晚吟,贼霉狼对家专权误我儿施奸巧。
吾家晚吟却是独立难回天,负累出师为墨朝。
妖妇只想搜刮民膏,老母们只恨无能为力把澄保。
羞见江澄无依靠,老天你在天之灵可知道?
如今造孽作乱,颠倒是非,举步维艰,
把我儿江澄
东荡西扫,走南闯北,衣不卸甲,马不停蹄,飞不落脚打下的三分名气,大好河山白白断送在今朝!!


磨牙大王:

遇到一些奇葩,跑江澄tag嘲笑澄粉,说自己不是澄粉,也不喜欢江澄,就是来嘲笑澄粉被挤在尴尬境地的。我说,澄粉也是被害者,你们这样难道不是火上浇油来的?小人行径。然后他们就说你们澄粉没用就知道哭哭啼啼,应该去怼mxtx。我说这件事现在全网没有哪个拿出足够让人信服的铁锤就一锤定音说死就是抄袭了,现在普遍大家都界定为「融梗几率很大了」。缺少关键性证据,只是个人判断阶段。再说为什么要我们去怼mxtx?很多澄粉根本吃瓜的好吗?人家就安安静静的喜欢个人物,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不是所有人都能打擅长去撕,就算撕也得有理有据的撕,全网都还在讨论?澄粉怎么的就得去聚众闹事先?安的什么心?

然后说非得让我承认md江澄抄袭了hrj江澄🙄我说第一,现在我没看hrj原文(想看,要看,只是还没得空)我只看对比的部分,觉得确实有很多一样的部分,但也有不一样的部分。,在没有更实锤的情况下,那就跟大家一样认为(有融梗/过度借鉴某些创意点的很大嫌疑),结果这些奇葩非得让我承认抄袭,让澄粉组织起来去微博抵制mxtx🙄

我说,我们没有一锤定音能说死这就是抄袭得证据。然后他们说他们定性了就是抄袭说我装失明视而不见🙄我说证据在哪?你们发的那些议论文都是自己定义论点就是「已知:md江澄是抄了hrj江澄」然后围绕这个引经据典去讨论😑但是对于这个已知是怎么已知的没有任何论证🙄我说你们所谓的实锤就这个?最关键的部分没有锤好吧。

然后对方又跳脚,「证明侵权不需要证明抄袭!我引用的商标法!二次创作侵权!」可是问题就是mxtx坚称自己文是原创的,你说是二次创作你得先证明是二次创作,才能引用二次创作的侵权来指证她侵权吧🙄这叫什么实锤啊逗我?然后一群人说我没有正义感,我们澄粉应该拿着他们的「实锤」主动去锤mxtx😂,

我说你们这个东西在逻辑上说不通,至少在我看来根本不算什么铁锤。那又非逼着我承认有意义吗?我又不是mxtx粉,我又不为她洗白,但是你说任何一个人抄袭不能空口无凭吧,你说了就算啊?就算法院判,你可以尽情提出觉得对方侵权的主张,但是过程还得收集证据,举证听证吧😐你们这强按头非让我认同你们所谓的实锤有意义吗?

然后对方又跳脚了,说证明侵权不需要证明抄袭!我这么多证据你视而不见吗?

开了眼,证明侵权不需要证明抄袭?那你怎么证明是二次创作的?我说行行,我说了我还没来得及看hrj且认为你拿着纯理论的东西非让我给一锤定音,我定不了就说我选择性失明。😂我说你们这么自信与其说服我,说什么这是澄粉自家的事应该澄粉自己主动去讨伐mxtx,我说mxtx涉嫌抄袭或者融梗hrj江澄,怎么变成澄粉自家的事?如果是澄粉自家的事,那你们跑来江澄tag凑什么热闹?干你们啥事?自相矛盾吧?

他们说:你非要视而不见!澄粉选择性失明!没道德正义感!应该主动去怼mxtx!

我本不想就这件事多说好像我要尬洗似的,你们这么自信不需要非逼着我承认,你觉得谁抄袭,你去怼他,不要来澄粉这里站在道德制高点比比一堆,澄粉是受害者,不是加害者。澄粉要不要去做什么也轮不到你们道德绑架🙄我说你们有锤就去发啊?他们说,发什么?没微博!或者说,发什么!你想得美!到时候我们要花费漫长的金钱和时间来举证!回头还要被人肉!你没有什么损失!

😐什么鬼?也就是说,这一群人,拿着他们所谓的「实锤证据」跑到江澄tag,先辱骂嘲讽澄粉,煽动澄粉去怼墨香,我说怼不怼先不说谁有实锤拿出来在说话,你们那些东西只是诉求讨伐,没列出具体md和hrj两者之间构成侵权的原因1.2.3就直接定义了,这不算锤。他们又说他们又的锤不需要先定义抄袭!就可以构成侵权!说我视而不见🙄
我说那你们这么自信就去发布,像你们说的,不需要证据就是实锤,为什么一定要我来发?你这么有正义感,又是你找的锤当然你发最合适?你去发呗?去微博发肯定很多人会信你。你去吧,微博本来就不需要证据说什么都有人信啊🙄何必在这非让我承认你的证据?结果他们不去😂😂😂

然后又给我甩来一个所谓决定性证据。我一看 是微博上分析魔道祖师和霹雳之间的证据。。??

牛逼了从头到尾说的是魔道祖师江澄和浩然剑江澄,最后给我发霹雳?霹雳那么长我一集都没看完过,我怎么分辨得出发的是啥对比???而且下面有霹雳粉自己就说这个不做的对比没有太大用处。?

😑顿时觉得我在跟傻子浪费口舌


最后说的我都不耐烦了,一群小人,站在道德制高点过来阴阳怪气想挑拨澄粉去搞事。安的什么心。叫他们自己那么有自信,那么有道德感跑到受害者这里颐指气使,那么牛你们拿着你们证据去锤吧!不是要道德感吗?不是正义吗?不是说你们的就是铁锤就能定性拍板了就是抄袭那你们就去锤呗?你说的是对的怕什么人攻击你啊?发又不发又说这是澄粉家的事澄粉自己解决。抄袭又变澄粉家的事了呵呵。

我昨儿晚上真是烦了,我之前生病应该有很多人知道吧(会不会有人说我卖惨🙄可这就是客观事实)所以每次康复后都觉得精力没有以前好。而且本来就这件事,融梗和抄袭之间到底怎么定义,是简单就归为一类,还是还需要等新的关键性证据出现。我还是比较倾向于后者。但是两个江澄有像的部分我从来没否认过,我粉江澄这么多年都很少提mxtx,也一直表明不是作者粉,只是曦澄only,我对我不喜欢但不至于黑的事一般是倾向绝口不提而已。所以我压根不怎么想提mxtx好吗?她抄还是没抄如果不是跟江澄脱不开关系,我都不会打这个名字。一直被人映射给她尬洗我也很烦好嘛😂

在我眼里江澄已经完全人格化了,所以就算写他的人怎么样也不会影响我对江澄的看法。我喜欢他三年了,三天之内江澄作者出了问题我立马就得说不喜欢就不喜欢?我又不是u盘说删就删。你们主张讨伐抄袭,不去讨伐犯错的人,而在这一个劲讨伐我这种想要继续喜欢角色而已的人,我真是觉得是不是因为捡软柿子捏了。趁着事态发展不明澄粉进退尴尬就来捏一捏,真的牛逼能刚的早就去刚真凶了,在被害者这里耀武扬威什么。

而那些人非揪着江澄是污点的说辞,完全就是从不同角度看待江澄,这有什么好强迫的呢?非得强迫我从你们单纯纸片人的角度去想?凭什么要求我?伏尔泰说了,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每个人连说错话都是有权利的,你可以不同意,你可以反驳,但是你不能不让别人说。同样道理,你可以不喜欢江澄,真管不到我喜欢,我怎么看。我不影响别人,你还要来管,那你就说管宽。



一出了两个江澄这档事,所有澄粉立马会被一些踩着道德制高点的高跷来的人一指指点点的事我感觉我前两天就说过现在就像预言应验了似的。

但我想告诫各位,无论你怎么判断这件事,第一,客观事实总是有迹可循的,我还是那句话,有证据,想去锤,那就去发,让大众来检验,别争论信不信你信我不信,你不信你就怎么样balabal a,我知道你谁?你有什么目的?你证据的可靠性非要让我信甚至让我去锤,一句话,你锤厉害你请去锤。咱们判断不了你拿着东西,但是真金不怕火炼让大家去判断,锤中就认可呗,有什么可不认的。他们预设澄粉有实锤也不会承认难道不是预设立场有色眼镜看人?


第二,现在坏心眼的人太多了,不是说话不呛着你的人就是好人,看清楚了现在很多人来下套,希望澄粉去当枪。谁抄袭了,侵权了,谁的错谁担着,就这么简单,别扯别的屁话。澄粉继续喜欢江澄对于mxtx有没有抄袭的损害来说哪个主哪个次?请言之凿凿的人先去纠察证明正主的问题过失,然后再来讨论澄粉能不能继续喜欢江澄的问题。任何不敢去揪正主,站了道德制高点来挤兑澄粉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请唾弃之。

第三,都这么劝了tag里还有人在急于互相讨伐,此刻你们不团结等什么时候团结?爱走走爱留留都是个人选择现在是计较那么多的时候么。我现在体力不是很好,有时候真的先说话都懒得说。甚至有时候出言提醒我都觉得我吃饱了撑得。我自己想喜欢一个角色,最坏的结果无非是不能公开喜欢,我都无所谓,我可以画画给自己看。文章加密,我早就不打tag也不是最近才开始的,我觉得没啥。最坏的结果对我来说也不过就这样,不影响我喜欢澄妹,我不为这个烦心。最让我烦的还是一打开tag乌烟瘴气,什么人都有,妖魔鬼怪都来见缝插针了还不团结点,先搁置圈内争议讨伐个没完看着就心累。

喜欢江澄这件事,我可以退一万步,只在我自己能看到自己喜欢就好的尺度都可以,谁也管不着。所以我根本不care澄妹最后会被定义为完全克隆人还是部分克隆人,外界怎么定义都不影响我。如果说以后喜欢他对别人有不好影响,我可以做到不扩散只放在我个人领域内,反正我认为我不放弃江澄才是底线。

在这个底线之前其实我都无所谓,之所以跟傻子费那么多话就是看不惯什么东西都趁机来踩一把澄妹粉,澄妹粉错哪了凭什么谁都能挤兑两句。就只因为这个而已。

我打算看浩然剑的江澄。我跟燕子说大概率我会喜欢这个江澄,因为看那样子就是我会喜欢的。那我就左拥右抱。

我不影响别人,我继续喜欢澄妹,在这件事上我给自己定的底线就定到这里,有必要非得去为了给澄妹洗白顺带着给mxtx洗白?小人之见。我喜欢澄妹不代表我人品就有什么问题。她到底是融梗还是抄袭都会有人尤其擅长挖证据的人去追追究,等着看后续发展了。不是每个人都得去做调色盘,就叫有正义感。做的驴唇不对马嘴和想当然的如前面那些人所谓的(实锤)只是再造成冤假错案的帮凶罢了。就算你再不待见一个人。也不能凭想象定罪。拿看起来像模像样的法条案例往里套更是可笑了。有效的证据到底是什么还用我多说吗?

另外,我就看那个人有钓鱼的嫌疑,竟然在风口浪尖发言就谨慎些。所以一开始我就把全程对话截图了。果不其然后来那个人删了我不少发言。他说他要截图去打了码放在空间什么的。我说ok的不知道你会怎么编排这个故事,到时候可以告诉我一声。

所以还是提醒一下。小心钓鱼。如果你觉得很容易被绕进去,你就不要跟别人多纠缠了。大王我这么能说的人都对付不来好几张言之凿凿的「正义之嘴」。很累的,还是别跟他们墨迹了。🙄🙄🙄🙄🙄🙄


手机我就不上图了。也不是为了挂人,就把这件事分享一下吧。我这几天也是爱生气,我这几年集中生气都生在有人踩澄妹上了。谁踩我就生气😂😂累得慌,休养一下休养一下。

为什么在LOFTER 这个充满年轻人的地方,道德绑架和政治正确会被这么肆无忌惮的滥用。生活在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或者政治正确就可以不讲证据不看事实的世界难道是好事吗?滥用这些的人不仅在剥夺别人的自由权利,也在剥夺自己的。越是危险的武器拿在无知的人手里造成的无辜伤害越大。可是无知的人不懂这些。就喜欢捡大个武器到处放枪。幸好世界不是这样的人来管理的。不然真是太可怕了。

一大早上的唠唠叨叨一大堆,我是越来越碎嘴了🙄🙄🙄

白茶 吾皇:

听巴扎黑讲他的黑言黑语,大家好,我是吾皇

我发现人类的深度思考

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

当人们吃不饱的时候

他们琢磨生存之道

而当人们吃得饱的时候

他们琢磨生存的意义

这样看人类也跟巴扎黑差不太多

但思考仅限于人类么?



好吧,我太高估巴扎黑了

他已经是混猪圈(juàn)的身份

思考的水平也就是这种程度了吧

毕竟狗一思考,猫都发笑

今天有二条,给大家准备了超多福利

快去领吧!

就这样,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