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狗就是欠了江澄欠了江家怎么了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除了吃什么cp是个人自由,我觉得还应该加上吃cp但是diss其中一方也是个人自由,这有什么矛盾的?

某圈引以为傲的lo排名已经死掉了,都是圈内人自己作出来的,而且本身作为拉郎,有这个成绩足够了,这么在意热度干嘛?热度下去才能把来凑热闹的垃圾文笔赶走好吗?


从朋友的朋友那里听到一句评价,搅屎棍比屎多就是现在的曦澄圈。无比贴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实的笑出了声,您知道所谓的“最优解”还来挨这顿骂,您贱不贱啊?真的太贱了吧!还快意恩仇,这件事的结果就是你白给对家热度并让两边的粉丝更加对立,傻逼本逼了 @柳长欢


现在有些羡澄粉让江澄毒唯取关自己是认真的吗??羡澄跟澄圈没关系真亏你们说得出来。

没有同人滤镜,原著那个白莲裱魏无羡有什么好喜欢的?搁现代就是一不学无术的流氓啊?

你们写的那种一个劲倒贴魏无羡的澄真的很像微博上忘羡野鸡说的怨妇懂不懂啊?



我简直怀疑这些人不是cp粉,是魏无羡的深柜,怪恶心的。

@吐槽 就因为你一句“太太”,就连在自己地盘写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成发情了?你算什么东西啊?给太太发工资吗?

     不想看就别看,又没人逼你看。

      孟子义用钱给自己砸出一部玛丽苏电视剧+电影你酸尼玛呢?给光母送钱不是给你送钱酸出汁儿了是吧?

     差点忘了提醒你今天是世界柠檬日,你可别是柠檬成精了。


金玉良缘

       今天是折厌大喜的日子。

 

       她和姑苏褴氏的二公子褴妄叽成亲了。折厌是莲花坞的女修,她和穆氿都是江澄在射日之征时捡来的孤儿,两人虽无血缘关系却似亲姊妹,而穆氿又年长折厌几岁,是以这主婚人的重任就交到了穆氿的手上。

    

        天还未亮两家就张罗了起来,江澄早就备好了折厌的嫁妆,让她风风光光的嫁入褴家,庆祝两家喜结秦晋。

     

       折厌一袭凤冠霞帔,盖着喜帕,由褴妄叽牵着行过三礼后在众人的祝福声中送入了洞房。

  

        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实在羡煞旁人,二人婚后生活如胶似漆,日常相处举案齐眉。又一年开春,两人有了第一个爱情的结晶——女儿爱聂。

 

        爱聂的性子也不知随了谁,和知书达礼完全不沾边,做人最基本的礼义廉耻也丢了,整天和同辈们吵架,扯着嗓子就问候别人父母,挨了戒尺也毫不悔改,让褴家长辈们都很苦恼,褴家怕是要出一个疯疯癫癫的泼妇了。

 

       不过这个傻女儿并没有影响妄折两人的爱情,唉~孩子嘛,再生一个就是了,而如果失去其中一人,就不能履行当初“天天”的承诺,他们勇敢又坚定的选择了对方。


        这段绝美爱情被传为一段佳话,江湖上以此为基础的话本数不胜数,颇受茶楼说书先生的喜爱。

    

       

       

       

       


吐槽

这个星期真的过的太恶心了,你们就不能消停点?一点小破事弄到大张旗鼓的退圈,给谁看?本来圈子就没人家大还要内斗搞分裂。🙄wxjj整天骂江澄你们看不到的吗?白给别人看笑话?

我是真的搞不懂圈子里某些人,对面都打到家里来了,你们先阻止自家人抄家伙?🙄湛澄羡澄曦澄不都是澄的cp?有本事别打江澄tag,把你们拆逆的文给忘羡姐姐看去吧。

【曦澄】凤求凰(三十/大结局)

终于等到完结,想追文的小伙伴可以开始追了,感谢太太产出。


Jessica卡卡:



*前文链接: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




(五十九)


 


蓝涣坐在床榻边上,握着江澄软软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侧。


 


是喜脉。


 


然而他丝毫没有初为人父的喜悦,老大夫的话语在他脑中一遍遍地回放着。


 


“蓝宗主,上次老夫为江宗主诊断时就说过,江宗主身中剧毒却未毒发身亡,甚是怪异,现在看来,一是因为江宗主曾多次服用凝香草,故而身体抵御了其大半毒性,二是因为腹中胎儿……”


 


“先生的意思是,若想救下晚吟,则要牺牲这个孩子?”


 


“老夫医术不精,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爱人与子嗣,这大概是一个千古难题,蓝涣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面临这个抉择的一天。他低下头,用江澄冰凉的手指盖住了自己的双眼,一滴滴泪水落了上去。


 


“晚吟……”


 


蓝涣知道,江澄之所以能撑这么久,还有一个原因,是靠着一颗剿灭温狗的报仇之心,如今大仇得报,他没了牵挂,便也没了支撑。


 


“晚吟,我们……有孩子了……”


 


“你不看看他吗?”


 


他轻柔地抚摸着江澄的眉眼,期望着他可以像上一次一样,带着些许骄傲的神色告诉自己他早就醒了,不过是不想拂了老大夫的面子。


 


蓝湛走了进来,琉璃色的眼睛看了看江澄,亦有几分不忍,他垂下目光,淡淡道:“兄长,各家宗主已经聚集在了莲花坞,让你去前厅,一齐商讨如何处理温氏欲孽。”


 


蓝涣侧头掩去泪水,复而对蓝湛露出了一个略带憔悴的勉强笑容:“我实在无心与此,忘机你自行决定就好。”


 


蓝湛顿了顿,低声道:“兄长,恕忘机无礼,只是魏婴与金宗主有了些争执,事关……阴虎符和温情一脉。”


 


蓝涣黯然的眸色亮了一瞬。


 


是了,妙手温情,她若出手,或许晚吟和孩子还有一救。


 


蓝涣随蓝湛赶到时,正听到魏婴张狂不屑的讽刺之语:“魏某说过了,不夜天城城破之时,阴虎符与陈情已尽数被我毁去,金宗主如此万般纠缠,不知是当真想要替天行道,还是想将其占为己有,好让你金家变作第二个温家。”


 


金光善与聂明玦并坐在主位之上,闻言倒也没有生气,只是慢慢地合上了手中折扇,他身旁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对魏婴不怀好意道:“魏公子此言差矣,温氏初灭,百废待兴,金宗主所作所为,不过是想维护仙门秩序罢了,而你魏无羡,修炼邪魔外道在前,独吞阴虎符在后,现在还想包庇温氏余孽,只怕不是我金家想一家独大,而是你魏婴别有居心。”


 


蓝涣定睛一看,此人正是金光善一个侄儿,似乎是叫金子勋。


 


魏婴笑道:“你这话说得好,别有居心,我魏婴今日把话撂在这儿,如日后再使鬼道,玄门百家人人可以诛之,这话,不知你金家敢不敢说?再有,我听闻正是金公子你,逼迫温氏众人背负招阴旗猎杀邪祟,且不说你行为与当年温晁何异,你既用了招阴旗,还有什么脸面说我是邪门歪道?”


 


聂明玦见蓝涣来了,立刻起身相迎,让他一同上座,蓝涣拒绝,目光在魏婴身上流连了片刻,冲他点点头,然后询问道:“这是?”


 


其实路上蓝湛已经同他简单讲述了一些,据说是那温情姑娘从岐山跑至莲花坞,求魏婴救他弟弟温宁,只可惜待两人赶到时,正碰上金子勋及手下虐待温氏一干人等,他们没找到活人,连尸体也未曾寻到,一问之下,得知前几日有一厉害邪祟,吞食了几名温家子弟,恐怕温宁就是其中之一,魏婴不忿,故而与金子勋争执了起来,正巧金家想以阴虎符借题发挥,这才闹到了莲花坞。


 


聂明玦将个中缘由同蓝涣再次说了一遍,与蓝湛所言相差不多,蓝涣沉思片刻,站在厅中,开口道:“既然事关魏公子,那就算是云梦江氏内务,如今江宗主身受重伤,涣是他的未婚夫,不知有没有资格代为处理此事?”


 


金光善笑了笑:“泽芜君与江宗主在射日之征中可谓情深义重,恩爱非常,你代他行事,金某自然无话可说。”


 


他明面上是在赞同,然而在场之人皆可听出他的弦外之音,分明是说蓝涣会为了江澄偏帮魏婴,魏婴正欲开口反驳,不想蓝涣按下了他的手,温和道:“魏公子确实已将阴虎符和陈情毁去,当时不仅仅蓝某与晚吟,三弟亦是在场的。”


 


射日之征后,孟瑶已经被金光善承认,改名金光瑶,身为杀死温若寒的头号功臣,此刻自然也是坐在席上的,见众人目光都瞟向了他,他不顾金光善眼中的警告,弯起嘴角,认同道:“确实如此。”


 


金光瑶点了头,金家也只得咽下了这个哑巴亏。


 


金子勋面上浮起一丝怒气,不依不饶道:“好,略过阴虎符不提,他魏婴为了温家余孽,众目睽睽之下和我金家为敌,此事做不得假。”


 


蓝涣道:“温宁,温情一脉的残部,我查证过,确实没有参与射日之征,更没有凶案在身。


 


聂明玦与蓝涣有手足之情,只是在他心里,世事非黑即白,此刻听蓝涣为温狗讲话,一时无法苟同,反驳道:“他们身为家族的一份子,自然要与家族共荣辱,同患难。温氏作恶,自然要温氏全族来承担,若是只在家族兴盛时享受优待,家族覆灭了却不肯承担后果,这算什么?


 


金子勋本来惧于蓝涣名声,不敢多言,看聂明玦和自己站在了一遍,顿时有了底气:“泽芜君皎皎君子,实在不值得为了几个温狗毁了一世英名,江宗主命悬一线,泽芜君怕是为了私心,这才想救下那温情吧。”


 


蓝涣没有说过谎,这般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说中了心思,一时间羞愧难当,竟也忘了反驳,金子勋见他如此,更加嚣张:“要真是为这,金某就要替蓝宗主不值了,众人皆知,他江澄曾被掳到温家做人质,说是人质,其实……”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却更让人浮想联翩,江澄曾在不夜天的树林中被温晁设计陷害,引发情//汛,当时许多世家弟子在场,都闻到过他那馥郁四溢的莲花信香,温若寒作为一代枭雄,屠杀江氏满门,偏偏留下了他一人,各种缘由,早已被仙门议论纷纷。


 


蓝涣一贯温和的脸上此刻寒意密布,握着裂冰的手也有些不稳,魏婴更是不堪忍受他对江澄这般龌龊的猜想,随便铮地出鞘,下一刻就到了金子勋颈边,正当他准备发力,忽然听到一道淡漠的嗓音:“其实什么?”


 


众人回头,只见江澄一身云梦江氏的家主服,头上发冠亦整整齐齐,脸上更是毫无病色,他先是对一脸担忧的蓝涣安抚地笑了下,然后直直地望向了金子勋。


 


金子勋不妨江澄会出现,冷汗连连,拱手道:“在下……在下并非……”


 


江澄不等他说完,两步走到了金光善面前,朗声道:“金宗主,背后议论一家之主,污其名誉,不知是什么罪名?”


 


金光善自知理亏,不得不站起身来,陪笑道:“是金某管教不严……”


 


“你管教不严,我替你管教如何?”江澄说罢,摸了摸手上戒指,紫电瞬间变作一条灵力环绕的长鞭,电流声在静谧的房间里分外清晰,金子勋脸色一白,险些跪了下去。


 


“江宗主!”聂明玦起身拦住他:“今日我们商讨的是魏婴一事……”


 


“聂宗主。”江澄回首,对他行礼道:“江某看在曦臣的面上,曾尊称您一声大哥,此事望您不要插手,至于魏婴,江某自然会给在座诸位一个交代。”


 


金子勋见金光善和聂明玦都劝不住江澄,情急之下口不择言道:“江宗主,温若寒曾带你到金麟台,举止亲密,金家弟子有目共睹,再有,射日之征中,你数次提前得知温氏动向,使得云梦江氏屡建奇功,我们问及你在温家的细作时,你却闭口不言,先下想来,你和那温若寒的关系,倒是值得琢磨。”


 


江澄冷笑:“既然金公子问了,江某便一一回答你。”他走到蓝涣身侧, 握住他的手,然后扯下衣领,露出了颈上的腺体,那里赫然有一个咬痕:“此处标记,是蓝宗主的,还是那温狗的,各家尽管派出大夫验证,若有一丝温狗气息,江某愿以死谢罪。”


 


蓝涣俯首,与他相视一笑。


 


以姑苏蓝氏的礼仪,断然不可容忍与温狗有染的主母,两人眼中情意绵绵,教人不得不相信,江澄虽为权势所压,确未被温若寒所玷污。


 


江澄继续道:“至于第二……”他拍了拍手,两个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竟是温情和温宁。


 


魏婴喜不自胜,一把抓住了温宁的胳膊,惹得那怯弱少年发出一声痛呼。


 


“温宁,你竟然没死?!”


 


(六十)


 


温宁对着江澄露出个感激的笑容,轻声细语道:“是江公子,不不,江宗主,提前派人救了我……”


 


金子勋皱眉:“江宗主,你这是何意?是准备与百家为敌?”


 


江澄道:“金公子不是问我,为何能提前得知温狗动向吗,这就是答案,正是温情姑娘,数次冒着生命危险将情报告知于我,我才能迅速夺回莲花坞,并协助诸位攻入不夜天城,如此说来,温情姑娘于在座诸位皆有救命之恩,聂宗主,你一向善恶分明,不知在你看来,温情一脉还该不该死?”


 


聂明玦沉吟片刻,开口:“若当真如此,则功过相抵。”


 


金子勋没想到事态会有这般转变,大声道:“这不过是你一面之词!”


 


“江某自然不会空口无凭。”


 


两个江家弟子走了进来,手中还捧着一个小木箱,江澄用钥匙打开,只见里面是满满的一沓信件。


 


弟子们把信件给了在座之人人手一封,打开后,皆是关于温氏在每一场战役中的布防兵力等,江澄看着他们脸上微妙的神色,又让手下拿了笔墨纸砚:“这些都出自温情姑娘之手,诸位若是不信,她本人就在这里,可以当场比对字迹。”


 


事关重大,温情于是在众人瞩目之下,将大部分信件重新写了一遍,最终百家宗主不得不相信,这确实出自一个人之手。


 


一个小门派的家主道:“可她毕竟还是温氏余孽……”


 


一直没有说话的金光瑶忽然开口道:“温姑娘出自温家,本也不是她能选择之事,可她辨是非明黑白,与你我是一样的,说起来,金某也曾在温家卧底,更尊称温若寒一声师父,不知诸位家主会因此,把金某与那温狗打成一派吗?”


 


他是金光善刚刚认回的儿子,更是杀死温若寒的功臣,既然表明了立场,金光善也无从反对,只得讪笑道:“瑶儿说得在理……”


 


如此,四大家族的家主皆表明了立场,其他小门小派纵有不服者,也不敢再提出来,温情和温宁于魏婴有救命之恩,如今不光没有了性命之忧,还成了有功之人,以后再不用受金子勋那厮的压迫,魏婴喜出望外,直接冲过去抱住了江澄,又在蓝家兄弟的目光下放了手。


 


大局已定,蓝涣忽然迈出一步,道:“既然水落石出,也证明了晚吟的清白,不知金宗主准备如何处置污蔑江宗主清誉之人?”


 


金光善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蓝涣翩翩君子竟会纠缠不放,蓝涣却在他回答之前继续道:“涣不知金家规矩为何,可若在蓝家,如此搬弄是非之人,当逐出家门!”


 


一石激起千层浪。


 


众人议论纷纷,皆是诧异泽芜君一向温和宽厚,哪里有如此咄咄逼人之时,更何况金子勋毕竟还是金光善的亲侄儿,于是都禁了声,作壁上观。


 


半晌,金光善重新挂上了一副笑面狐狸的表情:“泽芜君,得饶人处且饶人……”


 


“金宗主有所不知,晚吟已有了我的子嗣,事关云梦江氏和我姑苏蓝氏的名声,恕涣不得不重视,再者……”蓝涣笑了下,温和中带了些许锋利:“江姑娘亦将嫁给贵公子为妻,金宗主当真要为了一个弟子,伤了兰陵金氏与云梦江氏的和气不成?”


 


他这一言戳中了要害,金光善顾不得金子勋满脸祈求,只得忍痛将人逐出了家门。


 


莲花坞外,莲花已经如数开放,江澄与蓝涣手牵着手,送别温情等人。


 


温情深深地鞠了一躬:“江宗主救我一脉性命,大恩大德,温情无以为报。”


 


江澄摇头笑道:“那日,是你先救了我,也救了我腹中孩子,这是你种下的善因,何必谢我。”


 


温情已经换下了一身炎阳烈日袍,她回首,看了眼船上的亲人,还有被魏婴拉着说要每年定个时间一起比赛射箭的温宁,笑得明媚昳丽。


 


“有一事我不明白,江宗主是怎么知晓我的笔迹的?”


 


江澄答道:“温姑娘可还记得,你我初见时,你曾给过我一张写了凝香草的药方,那时我就说,我一定会结草衔环,报此恩德。”


 


彼时两人皆是少年,义字当头便无所畏惧,何曾料到之后千般坎坷。


 


无论如何,终究善有善报。


 


“姐姐,上船了!”温宁逃离了魏婴的魔爪,开心地招着手。


 


“知道了!”


 


温情再次鞠躬道:“后会无期,温情愿江宗主和蓝宗主相伴一生,白头偕老。”


 


蓝涣扶着身体还有些虚弱的江澄走回内厅,正碰见和聂明玦争执的金光瑶,聂明玦剑眉凝着,又同金光瑶说了些什么,甩袖离开。


 


金光瑶脸上的无奈在看到江澄和蓝涣那一刻变作了笑意:“二哥,江宗主。”


 


对于这两个义兄弟,蓝涣甚为关心:“大哥这是?”


 


金光瑶摇头:“左右还是那些事,我和他性子不合……”


 


蓝涣笑道:“大哥只是过于耿直,三弟玲珑心思,顺着他些就是了。”


 


金光瑶却似不愿多说,江澄于是转移了话题:“说起来,还没有感谢金公子为温情姑娘,还有魏婴仗义执言……”


 


金光瑶看着江澄,眼中有些狡黠:“旁人对我道谢,我都受得住,唯有江公子这声谢,我受不住。”


 


“为何?”


 


金光瑶凑近了江澄,用只有他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温若寒修为盖世,凭我如何杀得死,只因他身中剧毒,已是强弩之末,如此说来,我感谢江宗主还来不及,哪里能让你感谢我。”


 


江澄笑了下,还是不安道:“只怕金宗主对你不满,日后你在兰陵金氏的日子……”


 


“对我不满,我不待在金家便是。”


 


“什么?”


 


江澄不明,却见金光瑶对他俩行了一礼后,转身朝外面走去,不远处,刚刚和金光瑶吵过的聂明玦正侧了一半身子,满脸不耐,在他走近后,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这……”


 


江澄目瞪口呆看着那渐行渐远的两人,对蓝涣道:“你早知道了?”


 


蓝涣为他顺好被风吹乱的发丝,然后把他拥入怀中,在他耳边低语:“好了,旁人的事情都了结了,晚吟可以安下心来,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了吗?”


 


江澄正想点头,忽然听到一声嘹亮的江澄,转脸见魏婴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蓝湛,长叹一口气。


 


“这不,还有一个麻烦没了结呢。”


 


FIN




---------------------------------------------------------------




*黑线部分是原文,关于温情字迹,很久之前,曾说过澄澄可以用怀桑的字迹帮他写作业,所以算一个伏笔




*会有番外,解释一些其他没解释的东西




*这篇文我自我感觉不满意,尤其写到后面,很想弃坑,但还是坚持写完了,无论如何完结了,潜水的小伙伴们留个言吧



江澄!江晚吟!生辰吉乐!!

呜呜我真的想给每个喜欢他的人都送一颗银铃,恭喜以下三个小可爱,看到消息请及时回复我。

@江中小葵鸭  @小楼听雨  @江澄娇妻~💜


愿你初心不改

我们结缘还真是挺奇妙的,我大半夜在tag翻到你的文,在曦澄二人因为意外而导致澄澄被  强 / 奸  那里,我看到的时候真的很难受,到凌晨四点还睡不着,私信打了一大段话给你,并做好了被拉黑的准备。没想到你却很高兴,然后我们就聊到了现在。
       我记得很清楚,你说你想知道哪怕曦澄二人真的因为这样的意外导致不得不联姻,是不是真的就不能修成正果了,所以才有了《壁上莲》。
       这是你敲下第一个字前就想好的,如一粒种子生根发芽,这是我们种在精神世界的一片小树林,偶尔可以在树荫下停靠、纳凉。
       出发点原本是如此纯粹,蔓延的枝条不应该成为阻碍,剪掉就好。你种树,我便帮你浇水,我们的目的是让喜欢的这两个人幸福。我一直都在的,你也是我坚持在圈子里的动力。
@三颗仙人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