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老哥紫电电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曦澄】山颓(四十五)

往生云:

   气!想写的剧情,还是没写到,没写到!


 


——————————


 


       话音落下,在场的诸多修士,顿时来了精神。


 


       众人已在此等候近三个刻钟,即便一直坐在地上修养,也多多少少折损了士气。强者等着,战意白白消磨,弱者等着,惧意便缓缓加深。


 


       好在这等候的时间并不太久,众人听了聂怀桑指示,纷纷起身活动手脚,可也正是在此时,一阵令人觉得凉爽的风吹过,他们头顶的太阳——竟被乌云遮住了。


 


       方才暑意暂未消退,可如今人人蓄势待发,头顶正阳被这一片不知何处飘来的妖云给遮了,着实晦气!


 


       聂怀桑方才准备发号施令,如今见了这头顶乌云缓缓飘来,动作也微微一滞,他目露犹豫,在众人之间打量一番。


 


       他尚在迟疑之时,便听得身旁下属开口:“宗主!午时三刻一过,阴气即生,千万不可犹豫!”


 


       “知道了!”聂怀桑口中回答着,同时却收回目光,深深地望了一眼那口漆黑的棺材。这一眼,看得蓝曦臣心中一震,自脊柱之底,都蓦然蹿升而起一股凉意。


 


       只听聂怀桑道:“清河家事,我今日有劳诸君配合帮忙,大恩不言谢,来日必当涌泉相报。——聂氏子弟,听我号令!”


 


       “开!”


 


       今日开棺算是仙门大事,清河自二十日前得了名单便开始谋划,各家弟子的站位定点,以及若有折损、旁人如何补上,一应意外的对策,皆由清河最为擅长调兵遣将之人一一周密计划。


 


       这份计划,早已在多日前传给各处宗主,他们回去看了、记了,还要想一想是否有纰漏。就这样,一份计划,过了上百人的眼,今日岂有不成功之理?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众志成城之时,人群中却有两人,心中不约而同地焦灼起来。


 


       其一是江澄,聂怀桑的计划没有问题——至少在他看来没有,可再怎么周密的计划,也不可能与变故相提并论。


 


       他心知肚明,这场开棺大会之中,最大的变故就是他自己。


 


       一个变故,或许会让险境局势陡然扭转,但也完全有可能让原本手到擒来的胜利,一步踏错,便成万劫不复。


 


       但幸而,在聂怀桑的计划上,他的位置,并不那么举足轻重。


 


       这也正是江澄最好奇、最怀疑、却也最为心安的地方。


 


        


       而另一个心神不定的人,任谁也想不到,他会是除江澄外、第二个心中不安的人。因为那个人总是一副笑相,仿佛天塌了也不用怕,而旁人听到这样的话,顶多会说“这是一个蠢人”,可这话若是他说,众人却会觉得,他是当真如此想。


 


       只因为他是魏无羡。


 


       天不怕地不怕的魏无羡,自从今早眼见了江澄背后的那一具走尸,便从此不知缘由地,心中生出几分焦灼来。


 


       他不怕棺材中的聂明玦,却怕了那一具在夷陵老祖、含光君、泽芜君、三毒圣手四个人的眼睛里,都不曾被发现的走尸。


 


        


       三层封印瞬间剥下,撕碎的符纸震落在地,棺中爆发出一声极为凶狠的吼叫声,旋即一个铁灰色的拳头,打穿了上方几有六寸之厚的棺椁木板,木块飞震劈向四方,滔天怨气瞬间便从棺中张牙舞爪涌出,随即向四面八方袭来!


 


       无人留意,人群之中的聂怀桑,此时呼吸猝然一滞。


 


       也正是此时,蓝忘机抬掌一拍臂间七弦古琴,长琴在他掌中如一柄绝世长剑,轻盈而灵动,自空中甩过一道银光,他信手一弹,一道镇邪曲如瀑流般泻于指下。


 


       镇邪曲一经出手,棺中源源不断外滚的怨气顿有收势。音流响起,棺中尸叫亦做出响应,几声吼叫自那拳头大的洞中爆发出来。


 


       眼见蓝忘机一人之琴压抑不住棺中凶性,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清亮的笛音,骤然奏起高音合入曲中。


 


       众人目不斜视,即便此时人人手中没有计划书,他们也完全猜得出来。君子泽芜,绝响裂冰。月出含光,抚琴以忘机。平生不羡,丹心陈情。神女窥音,朝暮以思君。伶伦四绝之中,能扬笛如天籁者,舍魏无羡者其谁?


        


       笛音流转,曲调高昂奔跃,如游鱼落潭,惊起圈圈涟漪。众人心中被这精妙绝伦的合奏很快占据心神,低叹不已,正当峰回路转之际——曲调中,又加入了第三个奏乐者。


        


       可这次响起的却不是泽芜君的箫声,弦音凛凛,俨然还是一张琴!


 


       众人这次皆变了脸色,顿时向第三个方向望去,他们见到的不是蓝曦臣,而是蓝家近年来屡出风头、年少成名、且被誉为最有君子风度的那个小辈,蓝思追!


 


       在无数双震惊不解的眼神中,蓝思追淡然自若,他一展臂弯幽篁,长琴在臂间一转,霎时铺展开来,十指轻妙如弱风扶柳,指下琴音却铮铮有力、延绵不绝。蓝思追仅为二八少年,担此大任,面上不显矜骄,行动流利如风,竟与蓝忘机方才一连串的动作不差分毫。


 


       三方绝响,灵曲齐压,那凶尸在棺中躁动不安,但却早已失了方向。


 


       怨气不断自空中蔓延开来,江澄目光阴沉,他太熟悉这股东西,也太清楚这东西会对人造成什么。在开始前,聂怀桑便告诫过所有人,棺中怨气有异、非同小可,一旦开棺,必须速战速决,若是自觉灵力太弱,便主动躲远屏息,尽量免受这些怨气的侵袭。


 


       旁人是可以躲,但是魏无羡呢?


 


       破障之音,离得越远威力越弱。于是他就站在离那棺材绝不算远的地方,笛音悠扬若天籁,但他此刻,以灵力低微之躯对上棺中怨气,一定不会太过好受。


 


       灵曲音阶层层施向众人中间围着的棺椁,双蓝灵力强盛,音波近乎化作实体,信手扫弦,便滚出数圈波纹,正正交汇在那棺椁上方。须臾,有八个清河门徒上前,他们皆是精通咒术封印的精锐,此刻八人做阵轮番施法,将那棺上最后封印拆下。


 


       失去棺缘禁锢,棺板立刻被棺中怨气掀飞,那破了一个洞的木板飞入人群之中,引起阵阵惊呼。


 


       尘土飞扬间,有什么东西,疾速自棺中被掷出,正朝着金氏门生中一人砸过去。那门生骇了一跳,下意识伸手接住抱入怀中,定睛一看,霎时面无血色。


 


       那竟是金光瑶的头。


 


       蓝曦臣于不远处站着,看清那门生手中所捧之物,顿时心痛如绞,抿唇不言。


 


       棺中尸叫阵阵,三方灵曲轮番镇压,聂明玦被音波灵法锢住身体,他是凶尸,面对镇邪曲如同修士遇上捆仙绳,浑身僵硬不能动,根本站不起来。如此受制,便愈发狂躁暴怒,自从棺板掀开,便不断有破碎断裂的肢体,自棺中零零碎碎地丢出。


 


       金光瑶当年下手残忍毫无人性,将聂明玦身首异处,堪称五马分尸,而他这一年来与聂明玦同处一棺,再开棺时,尸体几乎被碎成百块有余!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众人看到这幅尸块横飞的场景,心中皆是五味陈杂,快意未过,悚然又起。而聂怀桑方才位于人群中央,此刻竟无人知道他是何时走上前去,只见他步步坚若磐石,此时距离那棺板只剩下十步之遥。


 


       无人说话。只听聂怀桑惨然道:“大哥。”


 


       半年前,是他暗中派人放出消息,说棺中怨气有异,修士若不慎吸入,恐会灵脉逆转,沦为魔道,吸引大批无能修仙却有抱负一举成名的人,纷纷前来清河。


 


       数月前,也是他三番五次纵容鬼修前来捣乱作恶,才请得动江澄前来,故意让二人在封棺殿内一战,打破棺材,放出之中滔天的怨气。


 


       怨气流窜极快且难以控制,仅仅半月便污染整个清河。怨气自空气流入地下,河水、庄稼全被污染,寻常百姓自此之后断水断粮,富的早就逃之夭夭,穷的便只能天天在不净世门外哭求大闹,请他处理这些流窜的怨气。


 


       他压下所有民怨,压下腹中良心,硬是不出一丝力气,直到最后民声鼎沸,天子亲自下诏,他才抓准时期,趁机放出百家令,一举聚齐仙门所有能人修士,重新开棺!


 


       而如今,天灵之上,阳光与乌云争相博弈,旭日时隐时现,但这棺材,终于开了。


 


       仙界倾颓,叫得上名号的大能早已西去归隐。他无能,无法使惨死的兄长往生,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他和那血海深仇的仇人尸体分开,再给哥哥换上一处干净宽敞、仙气缭绕的居所,于锁仙台受人仰望,自此长眠。


 


       至少午夜梦回,他不会再怕见到哥哥。


 


       见到哥哥,用那张永远不怒自威的脸,向他沉声开口:“怀桑,我这辈子,最痛恨奸诈宵小之徒。若见一个,必提刀砍其头颅。”


 


       聂怀桑被哥哥吓得两股战战,点头称是。


 


       聂明玦的脸陡然变得青灰,表情也狰狞扭曲起来,怒斥道:“你既然知道,那为何又让我和他一直挤在一起?!”


 


       他大叫一声,陡然自梦中惊醒,再醒来时,望向窗边幔帐被晚风吹得不断摇晃,浑身凉意直窜到后脑,仇恨沸腾,却又将他浑身烧得滚烫。


 


        


       现在的聂怀桑,看着重见天日的棺材,看着里面挣扎而却动弹不得的那具尸体,又叫了一声:“哥哥。”


        


       叫完这一句,他仿佛卸下所有担子,膝盖一软,旋即跌在地上。他没有晕倒,但他此刻头晕目眩,两耳轰鸣,一时半会儿,必然是站不起来了。


 


       蓝曦臣看到他摔倒的身影,眉心重重一跳。


 


       聂明玦的尸体已被压制住,接下来只需灵曲不间断,在场的所有修士,同时以灵力压抑空中怨气,再让几个等候多时的大力青年将棺材倒扣过来,把聂明玦的尸体装入另一具早已备好的、干净宽敞的新棺之中,再重新封上,便可大功告成。


 


       也正是此时,异象横生!


 


       人群之中,骤然爆出一声惊呼。江澄手中提着三毒,剑锋方才斩下一个走尸的头颅,旁边一其他家族的修士,已被吓得歪倒在地。


 


       有惊无险,本该欢喜,可江澄满面沉重,他身边的人,也一个接一个地惊叫起来。


 


       “好多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这么多走尸!”


        


       随着人群中的质问惊恐越来越多,终于有人想到了魏无羡,想到了这个随众人一起来的鬼道鼻祖,纷纷叫喊起来。


 


       “魏无羡?这是怎么回事?”


       “这么多走尸!是不是你叫来的!”


       “魏公子!你回头看一看呐!”


 


       魏无羡方才听到第一声叫喊时,心就已经乱了,此时又被人喝到名字,质问愈来愈多,单单是跟紧双琴的合奏,已有些勉勉强强。


 


       他本就站得很近,怨气时不时袭近身体,吹奏灵曲已是强弩之末,而原本就担忧的走尸正在这个关口出现,硬是将他最后一丝注意力陡然击垮!


 


       笛音漏了一拍,断在魏无羡一瞬间急促的呼吸。


 


       这一拍之差,聂明玦骤然从棺中暴起,口中尸叫如雷贯耳,几乎震撼山河。


 


       他自棺中像一座铁塔般飞出,裹着满身极重的怨气,自中央如烈火般狂卷过来,这怨气几乎扑在魏无羡的脸上,可还未窜入鼻息,他眼前白光一闪,仿佛从哪里射来一只飞箭,阻挡了这股怨气。


 


       魏无羡低头看去,只见一支冰箭牢牢插在地面,而那块冰做的箭尾上,则挂着一个小小的六角玲珑锥。这锥他从未见过,但只见一眼,便知道它能抵挡怨气近身,是谁送来这样好的宝贝?


 


       有人暗中助他,他忽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但却想不起来。待到他匆忙回头看向射箭的方向时,却只能看见拥挤的人群。


 


       也是同时,聂明玦在另一边重重落地,被压抑已久的凶尸双目赤红,抬掌便毫无差别地向面前的人挥去。


 


       聂怀桑瘫坐在地上,愣愣地看着突然起身的哥哥,那足以砸扁他脑袋的拳头,正劈开山风而来!


 


       凶尸的拳头并未落下,一柄流光溢彩的银剑截住了它。


 


       朔月!


 


       蓝曦臣腕力极强,单手便能截住赤锋尊灌以全力的一拳,但截是截住了,即便是他,这样力道极大的拳头,他也阻止不了太久。


 


       他心急如焚,单手执着的长剑已开始微微颤抖,不禁喝道:“怀桑,跑!”


 


       可聂怀桑方才紧绷已久的神经骤然松懈,此时浑身瘫软,扶着地面几次想起身,居然动都动弹不得。


 


       人群中惨叫声阵阵,不难猜出,此时的众人已被走尸包围,而敌众我寡,如今场面,恐怕比当时不夜天还要凄惨数倍!


 


       蓝曦臣心焦如麻,他仓皇中看向江澄,也只能看到江澄快剑疯斩走尸,却也无力脱身。


 


       聂明玦力道一重,蓝曦臣手臂顿时脱力,长剑一歪,拳风直直向聂怀桑的头颅砸去。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紫鞭卷在聂怀桑腰杆,直接将他整个人甩了出去,蓝曦臣手持紫电,已无心去管周围人作何表情。他早就看出魏无羡笛声踉跄,方才一断,此时虽然还在吹奏,却已经找不准琴音旋律,便几步绕开聂明玦,高声喝道:“魏公子!你擅鬼道之术,快去对付那些走尸,这里交给我!”


 


       交给他?


 


       魏无羡一头雾水,蓝曦臣此次出门,碎玉未带在身上,裂冰还在库中修补,半个乐器也无,要怎么交给他?!


 


       只见蓝曦臣手快如风,两根极细的琴弦迅速封入附近的树干之中,带电长鞭在弦上颇为风情地一甩,便发出一声绵长弦音。


 


       魏无羡浑身一震,他委实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蓝曦臣居然能用两根弦做出一个如此粗糙的、放大版的二胡来。琴弦无格,此时若非弹奏者乐感极佳、心算奇快,单凭这样挥鞭乱甩,只要换一个人来,便是绝对的噪音!


 


       可那两道琴弦所发出的,却是细长而合拍的镇邪曲。


 


       蓝曦臣持剑舞鞭,白衣挥袖时惊为天人,口中却沉着而又冷静地开口:“快去。”


 


       魏无羡应了一声,抓起地上六角小锥揣入袖中,立刻向人群中跑去。


       


————————————————


 


蓝曦臣帅得仿佛给我塞了钱……


本章澄澄存在感依旧很低,哭了。


 

评论

热度(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