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老哥紫电电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曦澄】山颓(四十六)

往生云:

本章有:


双杰友情向糖(至少我认为是)


 


————————————————


 


       一声横笛划破长空,周围蜂拥而至的尸群,踉跄的脚步顿时一滞。


 


       这一滞的瞬间,数十具走尸头颅纷纷落地,尸群锐气大减。魏无羡不愧为鬼道鼻祖,一经出手,局势顿时扭转。众人方才苦力迎战,奈何受限于地形趋势,不能起身御剑,便只能拿着武器与接连不断出现的走尸肉搏,很是辛苦。


 


       如今见他终于过来,尚处于战斗之中的人都轻轻呼了一口气。


 


       江澄方才杀了上百具走尸,但还是有些门生在过程中不慎受伤,周围人狼狈不堪,被走尸逼得私下逃窜,而他一抬头,便见魏无羡执笛款步走来,颇有几分卖弄风骚的作秀架势,眉心一跳,立刻张嘴骂道:“你还有脸在那里悠哉悠哉的!魏无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时的江澄,见了他就算有千万句话要说,可最终都会被他憋回去,留下一个欲言又止的表情。但今天显然不同,江澄方才连着砍了上百具具走尸,他战力高超,身边又恰好有太多要靠他保护的人,一边手忙脚乱,一边又见魏无羡悠然自在,连环刺激之下,自然是理智全无,想忍也忍不住了。


 


       他这十分熟稔亲热的一骂,好似将魏无羡脑内的恍惚尽数吼飞了,魏无羡看他一眼,乍然回了魂过来,仿佛他们一夜之间就冰释前嫌。


 


       只见魏无羡眼中迅速闪过一丝惊异、夹杂着少许喜色,然后才嬉笑起来,回敬江澄道:“怎么啦?三毒圣手,我就是再怎么悠哉悠哉,还不是动动嘴巴就制住了它们?哪里像你,紫电都丢给了别人去,只能拿着三毒一只只地砍,可真是太辛苦你了!”


 


       他这一句话,七分俏皮,三分试探。结果显然,不提紫电还好,这一提,原本还处在战斗之中的群众皆是心中狂汗,都不由分了神出来,在三毒圣手越来越臭的脸色威压下,悄悄用余光不断小心地看着那棺材的方向。


 


       人群将赤锋尊的棺椁围在中间,但即便见不到蓝曦臣的人,眼睛也能看见那棺椁附近,紫光阵阵,耳朵也能听到灵流滚过仙器,所带出的一声声威风电鸣。


 


       那边愈是紫光大作,仙乐齐响,就愈是能衬得这边江宗主,满脸青绿,丝丝狂躁暴涨。


 


       眼见着江澄要炸,魏无羡也觉得在此时试探他和蓝曦臣的关系不妥,因而见好就收,立刻摆手道:“江宗主,江宗主,大局为重。”


 


       一句“大局为重”十分有效,原本已处在暴怒边缘的江澄经此一点,顿时收势,响亮地冷笑一声,又不失时机地嗤道:“大局?这句话从你的嘴里冒出来,还真是稀奇。”


 


       新一波的尸潮再次涌来,魏无羡眸光顿时凌厉了几分,无暇回江澄的话,扬手便将横笛抵在唇边,一阵清绝乐曲灵动而出。


 


       他生性活泼,吹的曲子也颇有几分生机潇洒之感,只是这份潇洒落进了走尸耳朵里,动听之语,便立刻与之毫不相干,只听一曲长笛响彻,近百具走尸当即拔地而起,破土而出!


 


       一只只苍白枯朽的手臂破出地面,尸群中的数量几乎是即刻翻了一倍,两方走尸相互博弈起来。


 


       魏无羡嘴边吹着笛子,双眼则不断留神敌方尸群的大致方位,不过几息,众人尚还未曾反应过来,魏无羡竟然已经走进了尸群中央!


 


       那厢众人受到魏无羡所驱策的走尸保护,总算有了一丝喘息之地,而江澄一回过头,便看见魏无羡已只身踏入敌人腹地,一具具走尸张牙舞爪地朝他背后扑去,众人立刻屏息,而下一刻,它们又被其他走尸抢先一步咬杀。


 


       如此错落起伏,短短数息之间已上演了七八次,江澄杏目圆瞪,这场景看得他心惊肉跳,心中几多回忆轮番快速闪过,眼见一只走尸冲破重围,干枯的手直直就要抓到魏无羡的脖子上去,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紫衣袍角掀飞,江澄快步一掠,已飞身落在他身旁。


 


       三毒一剑斩落那具近了身的走尸臂膀,他心中惊魂未定,暴怒又涨,一把抓住魏无羡后领,狠狠一拽便将人抓了回来,怒骂道:“你他妈想干什么啊?一个人走到这里来?不要命了?!”


 


       魏无羡似是没料到江澄会如此毫不遮掩地露出担忧神态,他教江澄这么一拽,向后跌了几步,满脸的震惊亦被江澄尽数收入眼底。


 


       救人的人藏不住情绪暴露心底柔软,被救的也一脸震惊的模样,这无疑又让江澄额角青筋跳动了几下,几乎忍不住当场就要拂袖离去。


 


       好在,江宗主还是那个江宗主,面对着魏无羡的慌乱,他立刻绷住了脸,丝毫没有泄露半点情绪,坦然自若地松开了抓住魏无羡后颈的手,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大局为重,他在心中这么安抚自己。


        


       那一边魏无羡显然也是如此想,笛声因故断了一断,但很快又继续响起。他两手执笛,口不能言,此时被江澄这么一拽,站稳之后,也只是抬眼望了江澄一眼,继续吹奏。


 


       旁人尚在纳闷,江澄却已经从他的神态中快速反应过来,皱眉道:“有什么不对?哪里?”


 


       魏无羡并未停下乐器,嘴巴张合几下,在两段曲子间隙含着笛身快速含糊吐出一串音调来。


 


       众人离得又远,他说得又快又模糊,更是一头雾水,又见江澄立刻提剑,俨然已进入备战状态,一双厉目四下扫了一圈,背对魏无羡站好,满脸警戒:“你是说,也有旁人操控这些走尸?在哪?”


 


       此话一出,语惊四下,一时间质问、惊悚、感慨、紧张纷纷入耳,只见人群骚乱起来,江澄也听不清魏无羡在含糊些什么了,立刻咬牙切齿、臭着脸喝道:“都闭嘴!听他怎么说!”


 


       三毒圣手亲自发话,效果拔群,众人果然纷纷噤声,可他们闭得住嘴,却根本管不住心中槽欲狂涨,此话一出,众人心头便立刻浮现出一句话来。


 


       话虽如此,可魏无羡的话模糊成这个样子,这要怎么听?!


 


       少许尴尬,已在空气中悄然蔓延开来。那边走尸攻势稍减,魏无羡趁机又在间隙中含糊几句,而江澄站立一旁,闻言眉峰抖了抖,扫视众人茫然面色,又复述道:“……他说,有个一同前来南海的人,精通乐器,也擅长鬼道,现在正在操控这些走尸。他还要我问你们,你们此行跟着一起来的人,有没有谁擅长乐器,现在却不在身边?”


 


       这话一出,众人大多都左顾右盼起来,但他们看来看去,似乎也没发现少了谁,皆是一脸茫然地摇头。


 


       否认之余,有人忍不住道:“魏公子说得那么模糊,也不知道江宗主是怎么……”


 


       尴尬又因这句不合时宜的话浓重几分,那修士刚一说完,身边就响起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几个修士纷纷朝他使眼色,脸上表情似是在说:快闭嘴吧!你没看到三毒圣手脸色都快成黑炭了吗?!


 


       目睹全程的江澄:……


 


       那个修士快速地住了嘴,但还是阻止不了一些关于江宗主的印象,在众人心头正在悄悄地被回想着。


 


       是的,三毒圣手此人,性情阴晴不定,时人言得罪谁也不敢得罪江澄,他对于修仙界长久以来的恐吓威胁,由此可见一斑。


 


       有人说他刻薄,他毫不在意。


       也有人说他脾气暴躁,他冷笑一声。


       更有甚者,拿他相亲时因性情不合而闹出的小风波来说事,说他丝毫不懂女人心,直男注孤生,对此,半月一逛秦楼楚馆的江宗主一笑了之,不置可否。


        


       但这么多风言风语堆积下来,却从未有人说过,他不在乎魏无羡。


 


       他十几年来对魏无羡喊打喊杀,对所有鬼修穷追猛打,但凡有一点蛛丝马迹,都半点不会放过。


 


       因此可以想见,十分在意魏无羡的江宗主,也是与身边这位师兄从小一起长大的江宗主,对于魏无羡的一言一行,都是相当了解,至于二人之间的默契,大约也早已刻入髓骨。


 


       贺相知站在不远处,目睹此情此景,忍不住感慨道:“都说姑苏双璧,兄弟齐心,名门雅士的泽芜君在江湖上也有个‘读弟机’的诨号,如今一见……”


 


       他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完全是另一番打算。知道江澄在乎魏无羡的人很多,但将这份在乎,一股脑地砸给“仇恨”的也同样不少。以前或许还不用在意,但他今天有意观察,便知魏无羡的恶名早已不如以前,人心易变难测,谁也不能保证再这样下去,江澄的仇恨是否会反弹到他自己身上。


 


       因此,贺相知有意给自己的宗主洗白,此话一出,果然激起围观群众的八卦之心,不过一并燃起的,更有自家宗主的怒火。


 


       群众尚未发表多少见解,只见江澄气得脸色青红瞬变,也顾不上传话了,立刻咆哮道:“贺缘!你以为你站得远一点,我就听不见了吗?!”


 


       愤怒之下,江澄居然大庭广众喊出了他的本名,如此一来,贺相知便知点到即可,心说洗白不易,此事尚需从长计议,立刻摆手作揖道:“诸君,宗主来灭我的口了,读弟机一事,咱们有缘再叙!”


 


       话虽这么说,但贺相知心中却突然想到:刚刚魏无羡提到的,操控走尸的另有其人,既然不在这些人当中,那么他会在哪里?


 


       贺相知此人,一贯以温雅稳重示人,但他主修内功心法,鲜少外出夜猎、积攒名誉,因而对他这个人全然不知的也大有人在。


 


       他这样忽然俏皮地说上一句话,更是大大减少了正在战中的不少人的紧张情绪,人群中传来几声轻笑。


 


       这几声轻笑还未落下,便听魏无羡的笛声停住了。


 


       方才贺相知的话,但凡是对他二人恩怨有些了解的,只要不是笨得出奇,也大概都能猜出他想要说些什么,而魏无羡一向被誉为天才,自然也不会听不出来。


 


       众人只见这位鬼道祖师的笛声一断,终于说出了他自从刚刚进入战斗开始,在一串含糊中所能被人听清的第一句话。


 


       魏无羡脸上有些复杂神色,低声道:“江澄,你……”


 


        


       自从蓝曦臣加入了合奏,形势陡然扭转,蓝曦臣灵力纯厚,又有紫电这等仙器加成,仅仅几息之后,方才还面目狰狞的赤锋尊凶尸,便又被束住手脚一般,缓缓瘫倒在地上。


 


       此时场面已陷入混战,急需速战速决,聂怀桑被下属搀扶着坐在一边,腿脚尚在发软之际,双眼便已抢先一步清明过来。


 


       他先是看了一眼远处蜂拥而至的尸群,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赤锋尊,面上苍白还未褪去,喉中也仍有少许哽咽,但还是发出一句暴喝:“都愣着干什么?等着我哥哥自己站起来走进棺材里去吗?!”


 


       清河数名高大弟子被他吼得一缩,急忙应声向着赤锋尊的方向奔去。


 


       蓝曦臣手持紫电,看着聂怀桑大发雷霆的模样,竟依稀觉得这个素日里身形不高、笑起来又笨又可爱的弟弟身上,居然添了几分他那威严高大的大哥的影子。


 


       他原本,可以一辈子都是那个糊涂的、可爱的、没用的、不学无术的聂怀桑。


 


       蓝曦臣胸中骤然生出几分痛意,眼底哀痛之色难掩,他垂下双目,不忍再向那个方向看去。


 


       可也正是此时,蓝曦臣垂眸凝神的一瞬间,他的耳中,骤然闪过一段熟悉的、极轻极细的箜篌声。


 


       这段音乐!和他当初与江澄走水路前去庐山时,听到的渔女所唱的歌曲一样!


 


       蓝曦臣骤然睁大双眼,一句“诸位小心”还未说出口,便见合奏中一直沉默着的蓝思追,浑身一震,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来。


 


       人群中的蓝景仪注意到这里动静,立刻发出一声惨叫,惊呼道:“思追!”


 


       三方合奏,蓝思追的琴音一断,赤锋尊的尸身立刻不受控制地暴动起来,方才靠近他的清河弟子无一不被掀飞出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个道理旁人懂,几人都是久经百战的修士,更不会不懂。


 


       聂怀桑不顾下属搀扶,几乎连滚带爬地扑倒在前方的地面上,双目圆瞪,大喝道:“不要再弹镇魔曲了!直接动手,以武力镇压!蓝思追小心!”


 


       而他的这句警示话音未落,赤锋尊便已疾速起身,朝着蓝思追的方向飞奔而去!


 


       目睹此刻,蓝忘机的眼神立刻紧绷。在场的人中鲜少有人知道,蓝思追乃是温氏后人,正如在观音庙中,赤锋尊对金光瑶的血有感应一样,因其父聂若云被温若寒设计害死的聂明玦,对温家人的仇恨也绝不会少!


 


       蓝思追口吐鲜血,手中幽篁早已歪倒在地面,眼见聂明玦正要攻来,他一手按着胸口,另一手则勉力去摸自己腰间佩剑,似是想拼命一搏。


 


       避尘与朔月几乎是同时飞出,两把剑皆为极品剑材所造,二人本就是同胞兄弟,力道、速度、剑法几乎不分伯仲。


 


       这两把快剑中的任意一把,都能够阻挡聂明玦的攻击,可也正是因为二人分不出上下的才能,两把灵剑竟在阻挡聂明玦之前就已撞在一处,砰的一声,双剑相抵,千钧一发的时刻顿时全毁。


 


       即便是淡然如蓝忘机,如今也难以维持平日的淡漠了,一声急喝脱口而出,他高声道:“快跑!”


 


       可这已经来不及了。


 


       蓝思追不知何故失去灵力,原本流光溢彩的灵剑,竟只剩下灰冷铁光,他唇边血液不断溢出,执剑的手都在颤抖。


 


       此时的他,根本抵挡不住聂明玦的任何一击!


 


       极大的恐惧感顿时笼罩双璧心头,也正是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刹那,聂明玦那只铁石般的手掌,竟被生生拦住了。


 


       这一击异常猛烈,铁链尚未落地,两具同样拥有青灰皮肤、黑色纹路自脖颈蔓延的凶尸,竟在此时架在了一起。


 


       看清那人是谁,蓝曦臣瞳孔骤然一缩。


 


       温宁!


 


       他不是不知道,温宁会跟着蓝家的小辈和金凌一起夜猎,而在以前,他也一直以为这只是魏无羡为了保护金凌,才偷偷安排如此……


 


       但事实,显然与他想象的相差甚远。


 


       因为温宁那张凶尸的脸上,在此刻居然布满了担忧,吼道:“阿苑!你怎么样?!”


 


       阿苑……


 


       阿苑!


 


       蓝忘机抱回他时的态度,乱葬岗被围剿的时间,温宁怪异的举动,蓝思追那半点不像毫无仙根的天赋……


 


       蓝曦臣仿佛顿时明白了什么,他如遭当头棒喝,久久不曾平息,直至鬼将军与赤锋尊这两具凶尸疯狂厮打在一处时,他才回过神来。


 


       他看向蓝忘机,而后者的眼神生平鲜有地躲闪起来。


 


       蓝曦臣听到自己开口,语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痛惜,道:“忘机,你不要告诉我,他是……”


 


       他说不下去了,因为弟弟心中是如何想,他只要看一眼,便能熟知于心。


 

评论

热度(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