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老哥紫电电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江澄] 我执

多闻阙疑:

时间线和年龄都是瞎扯,非主流三观;


突发胡言乱语,没有文笔,必定ooc,注意避雷。


完全不懂修仙,如何得道也是瞎扯,我流修行认为修士进阶靠得该是对自我的透澈认识,放下执念可以得道,接受执念亦可参破,全在你如何选择罢了。


遂脑补了一个很酷的舅舅,想了很多超不服气,于是决定算算这些糊涂账,还丹魏婴还魂温宁清清总账,然后放飞自我坦然拒绝和谁谁冰释前嫌,选择记仇,牢记历史,永志不忘,继往开来。没想到无心插柳悟透了自己的逝我、明我、本我三重执念,居然率先突入元婴了。


其实就是:人们都说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就把便宜还回去,于是啥便宜也不占了吧之后正大光明百无禁忌的卖乖撒泼。他轻易不记仇,记仇必长久,弃而去者,他一个都不原谅。


这样的舅舅超级酷。


谁都没有cp,原著主cp没有拆。


没完,存档。


----------------------


01


观音庙封棺大典后五十年,平地一声惊雷响,云梦江氏的前任宗主江晚吟得道突破,进阶元婴了。


世间不论修仙之人还是普通老百姓皆是惊奇,这一辈四大世家最先得道的居然是三毒圣手江晚吟!都说他阴戾狠辣,善妒无常,而且还是二次结丹,聂家宗主算起来都比他新结丹后的修为高些,怎么数也轮不到他突破进阶吧?!这三毒圣手二次结丹还能进阶,那离飞升还远吗?云梦莲花坞几百年来可要出一位真神仙了!自此坊间关于三毒圣手的传说四起,听过老一辈讲故事的说书人将云梦江晚吟的事迹添油加醋又一次说了起来,市井小童都知道三毒尽斩贪嗔痴,方得澄心以飞升。


话本传到前任仙督兰陵金氏老宗主金如兰手上,看得他直笑。他舅舅才不是什么得澄心以进阶,他舅舅那是三毒刻骨铭心到极致得以进阶,是以也从不想什么飞升。能进阶元婴自是他的修为,可金如兰记得早前拜贺舅舅时听他说过,他此世到这元婴初期也就登顶了,只等多耗几十年轮回下世。世人皆道修真断欲可飞升,殊不知修仙一路根骨天赋是优先,之后只于道中得一法,法中得一术,守此一术,信心苦志,终世不移,突破金丹进阶元婴又有何难?然则元婴之后还有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各个阶段才能突破人仙,又岂是易事,他江晚吟一世俗子求不得更高的道法,也无意再求。


要问这一辈谁能真正突破元婴了?江宗主拉下脸回答,金凌你小子可真会问,我不知道谁能突破了,不过若是姑苏蓝氏泽芜君能参破他的混沌,那道行必在我之上。这话让金凌不由得一愣,修仙之人延年益寿,他在凡人年逾花甲的年龄看起来还是壮年的样子,他舅舅突破金丹期后愈发返老还童, 耄耋之年却鹤发童颜,看着竟比他还要精神些。如今的金宗主早就不是怕舅舅打断腿的少年了,他舅舅一句小子还是让他恍然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于是也不顾什么该不该问,接着就是一句,舅舅那你是参破了什么混沌?


话一出口舅甥两人具是一顿,江澄思忖着如何去说,金凌后悔着不该多问。舅舅这几十年来参的是什么混沌,他金凌早已不是舞象少年,还能不懂,还用去问?索性江澄思来想去觉得还是不必多说,最终不了了之。


金凌拜贺走后余江澄一人独用晚膳,对着一桌子菜的江澄还在回味金凌最后的那个问题,他是参透了什么混沌得以突破的?进阶之后他从未细想过,如今看来却发现助他突破的最后一把火怕是几年前金凌小外孙的生辰会上见了魏无羡。具体种种暂按下不表留待后文,此时江澄想着想着觉得好笑,魏无羡和他当真是冤家路窄,怎么都逃不开绕不过。歹亏他江晚吟参透了,不然郁结于心,怕是要白白少活几十年。如今看来他元婴初期,应当要比姓魏的揣着金丹但不能修炼长寿些许吧。想到这里江澄不由又是一笑,年至耄耋他还在和魏无羡比,旁人说他善妒好强他可真不能否认了。但他此时已不在意他人言语,这本就是他的本我,再不纠结——他要比,还正大光明的比。早年间有人言他永远比不过魏无羡,有人劝他比较只会伤害自己不如放下,他那时信了他们的邪试着不比,可几十年间又一次失丹得丹他悟到的却是他为何不比?江晚吟生性争强好胜爱比较,比不上就一直比,拔得头筹他便再去和人外人比,他明了这是他的本我,他早已参透本心,接受自我,世间再无杂声乱他心志。


他的逝我、明我、本我都因魏无羡而混沌迷茫,又以魏无羡为法门参破,世人传颂他和魏无羡两人波折不断后冰释前嫌得以突破,而江澄却想真他娘胡扯,他看透的混沌才不是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摒弃我执一念飞升,他只是看透了执念并不是什么坏东西,正如魏无羡说过鬼气也是气为何不可用,执念也是念,为何不能修?


不过说起他江晚吟的执念是什么,悟道的其中过程,到真是一波三折。


02


观音庙一战后江澄的修为就渐渐停顿了。年少时他恨过魏无羡害他失父失母失姐失江家,青年时鬼将军让他得知金丹一事,回魂换皮的魏无羡和蓝忘机在观音庙让他变成丑角。多重打击使他几欲沉寂,但江氏未兴金氏不稳,哪来那么多时间给他沉寂?——他还要日常劳心劳力处理宗族事务操心金凌情况,可一到晚上却是夜夜无眠闭眼就看见一身鬼气的魏婴。


江澄知道那便是他的心魔,不破此局他必落得个积郁成疾英年早逝的下场。


十三年来他恨着魏婴,若不是魏婴的英雄病他怎会失去如此之多。可观音庙一别他又不能恨了,他明了江家遇劫迟早的事,他知晓魏婴失丹是换给了他,他还有什么资格恨?可他不恨,他还是怨。凭什么他就不能不待见魏 婴了,就因为受着强加于自己的恩情?当真可笑,他知道自己这是以怨报德,他也说了各家回各家去,但他不想就此作罢。他江家被屠几十条人命,他重建宗室因魏婴而受 的难堪,金凌原本可以幸福的家庭,这些债就这样一笔勾销,他江晚吟不服气。凭什么他不能恨不能怨,凭什么他就要接受魏无羡的“还”?江澄不知多少个夜晚辗转反侧,心里立誓,早晚有一天他要把这金丹换回去,这恩情他江晚吟不接受,到时必定会除了这心魔,不再困在这想恨不能想怨不敢的迷局里。


是以观音庙封棺大典后十三年间,云梦江氏宗主江晚吟依然狠戾,一根紫电鞭一柄三毒剑还是抽打得鬼修邪祟瑟瑟发抖,但有一点不同,以前三毒圣手对自身调养补阳不甚在意,而今他搜罗灵药仙草寻名医妙手毫不含糊。他外甥金凌到底遗传了母亲江厌离的好心肠,当时不知舅舅为何如此却很是欣慰:舅舅终于看开了,这般注意自己身体应当是想要好好珍惜那颗金丹吧!几年后他在江澄榻前照顾时想到当年情景,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若是当年他不自以为是多想想舅舅的异动,或许能早早发现苗头,让舅舅少受些苦。


彼时金凌年近而立,观音庙后与一众小辈共同成长,宗主当得也是越来越像样了,他越来越懂舅舅当年的辛酸,也看得出舅舅心里的不痛快,他希望 江澄能从郁结里走出来,如此他可以放心舅舅的身体不会突生什么变故,与他人交往少些别扭劲。


观音庙封棺大典后十三年,正当而立之年的兰陵金氏宗主金如兰大婚,江澄作为主婚人,金凌忐忑的汇报婚礼邀请姑苏蓝氏出席,适逢含光君云游归来,蓝氏 宗主蓝思追回帖表示已邀请之,届时同来到贺。江澄眼皮也没抬,继续等他的下文。半天不闻金凌说话,抬眼一看,他那外甥竟是一脸纠结眉宇凝重地望着他。


江澄冷脸让他有话就说,别在那想放不放,腿痒吗。


金凌一咬牙问了,舅舅,含光君要来,那个谁肯定也来,你不介意?


江澄无奈,问他你介意吗?


金凌不语。他不曾经历过射日之征时的苦难,对温宁、对魏无羡的埋怨在这十几年中渐渐淡去,如今蓝思追是他的朋友,他对当年的事也不再耿耿于怀。可他舅舅不一样啊,虽然江澄从观音庙后对温宁和魏无羡都不再苛责,可金凌觉得江澄还是怨的,就是不知程度如何,因此对这含光君一行他也当真不知该如何安排。没理由拒绝,又怕接受引江澄不自在。


江澄瞧他皱着眉头不说话,不用猜也知道金凌的想法,沉下声来道,你金宗主自己的婚礼,他们来贺你的喜,自然是你决定请不请,我有什么资格介意?他这外甥从来都受不得人激,果不其然一听他这阴阳怪气的话金凌直接起身行礼,说那他就接受了,还望舅舅谅解。


谅解,那是他唯一还在的亲人亲外甥,他能不谅解吗?不谅解也是对那两个新添的宾客,再说他还受着来人的恩情呢,凭什么不谅解?金凌已经回府,江澄坐在宗主位上皱着眉头想,又他妈绕在这儿了。凭什么不能不谅解?真他妈不服气。此时管家过来请江澄用晚膳,江澄一肚子闷气早饱了, 吃个屁。转念想这一顿不吃对身体不好,几年调养下来早成了习惯,还是吃吧,反正早晚要还,况且自己年逾不惑好多年了,何必在此和一顿晚饭置气。


说起婚礼当天很是喜庆。金家向来奢华成风,江澄素来嫌弃那些麻烦事情,此次主婚却要求一定要按最高规格,从用品到流程,从来宾到排场,金如兰这场婚礼往后十年都叫世人津津乐道,无人能及。江澄坐在父母位受着金凌和他妻子的拜礼,心中感慨,自己可算是对得起已逝的姐姐姐夫了,今日起他江澄当是了却一件心事。虽然快知天命了江澄还不曾婚配,也不曾寻过传人,但修仙之人辟谷断欲无可厚非,他更操心的是金凌往后的日子是否顺遂。他想自己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虽说十几年间稳固筑基算是上了保护,可不是自己的东西物归原主之后会不会驾鹤西游谁都不知道,还是不要祸害旁人了吧。江家现下上下一心,没了他交给金凌也能运作。金凌,他最担忧的就是金凌了。他生性护短, 这唯一的外甥他江晚吟不能保他几代顺意,也要保他往后不论辈分大小都无人再敢僭越不敬。


他在金凌大婚礼成时昭告在场仙门宗室,金氏从未依附江氏,金如兰金宗主早就独当一面,他江氏宗主江晚吟从此也不得不敬这外甥三分了。金凌在一旁听着红了眼,想起弱冠那年他刚继位宗主江澄拿着紫电在金麟台上为他撑腰,如今他舅舅又在他而立之年自降身段助他立威,舅舅果真是全天下对他最好的人。金凌心里暗暗起誓,从此往后万不能叫舅舅寒了心,他不仅要当好这个宗主,还要当上仙督让他舅舅骄傲一番。


江澄不知金凌想法,满门心思想着自己终于偿一夙愿有脸拜见江金两家列祖列宗了,只看金凌红着眼像小时候一样,不自觉笑了出来。他这十几年来很少有如此真心实意的笑,戾气全无,纯粹是高兴的笑。遗传了虞夫人的细眉杏目舒展开来,眼角挤出几条笑纹来,配上不曾穿过的礼服简直仙人下凡,看得金凌和一众来宾不知所措:怎么之前不曾想过三毒圣手如此好看!由此将知天命的三毒圣手居然又出现在了当年世家公子排行榜上,在都是青壮后生的榜单中一枝独秀。


03


婚礼当日江澄作为主事家长和金凌夫妇共同敬酒致谢,快转到姑苏的桌子时才想起来婚礼前和金凌闹过的别扭。行至席前一扫来客,金凌是答应了新添两人,席间却不如他所料只含光君一人在。如此甚好,江澄点头致意,心中难得觉得魏无羡可算识了一回大体不来添堵,却又自觉小气:你占着人的金丹呢,凭什么不让人来吃你外甥的喜酒?又是一个凭什么,江澄不忿,他妈的我自家的席让不让谁来吃旁人有什么资格置喙?但道义如此,道义如此,你逃不掉!越想越是丧气,江澄笑脸一冷碰了蓝思追回敬的一杯酒,仰头干了他杯中的石花霸王醉想,果然该算的还是要算,等喜宴后单独和蓝忘机一叙吧。


江澄这一口闷在姑苏蓝氏眼里透着些许豪迈。蓝思追本是担心向江宗主敬酒怕要被逮着遭上两句冷讽,心里想好对策准备接招,却不想江宗主二话不说干了烈酒,还有点和颜悦色的样子请含光君宴席后留步一叙。蓝思追和金凌两人对了下眼,想起之前金凌和他说过江澄这几年一副养生延寿的做派,心下一喜:这想来是看开了?三毒圣手终于看开了。要不总说年轻人还要多锻炼呢,蓝思追五年后再见江宗主时思及此处满是羞愧,蓝家家规有云切莫妄自揣度他人,当真是有道理的。蓝思追想来当时得金江两家支持得以上位宗主不久,确有些得意忘形了,他和金凌受人呵护还没体味过那么多的人生百态身不由己,总想着结局必定双方冰释前嫌阖家欢乐,脑筋一转给人下了定论,但这判官实在轮不到他们来当,这事除了当事人本身,谁都没资格说什么。纵使让他们当一回判官,以己之心度人之腹,八成和当事人真正的想法南辕北辙,所得结论也仅是自我安慰罢了。


宴席结束宾客解散到已安排好的住处休整,蓝忘机如约等在侧厅和江澄“一叙”。说来含光君自觉和三毒圣手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二人本就不熟又无仇无怨,要不是道侣的金丹给了江澄,他与江澄唯一的联系怕只有当年云深不知处三个月的同窗之交了。在这点上江澄和他很有共识,见到蓝忘机就想开门见山,但无奈修仙之人五感通灵,金凌和蓝思追再怎么憋气能瞒得过多吃了二十年米的舅舅和含光君吗?于是开口江澄只得先寒暄一阵,问候问候蓝启仁老爷子的近况,打探打探蓝曦臣闭关的时限,关心关心魏无羡的早衰身体……妈的打住!江澄不想再装,回身挑眉一指射出一道紫光洞穿金凌两人靠着的门扉,当即传来一声惨叫,江澄冷脸道金宗主是真出息了,刚给你立了威马上就来听墙角。金凌面色一垮自知面子挂不住,和蓝思追合计一下刚才听到的都是和谐无比的寒暄,该是无甚大事吧,遂勾肩搭背假装路过进来行礼便退下了,走时还不忘感叹,这镀金门扉一扇可就要千两白银,他舅舅真是不爱惜。江澄听得直翻白眼,还好蓝家家规禁妄议他人,蓝家古板对金凌的埋汰毫无反应,若是魏无羡在场怕是要和着外甥一起笑他一炷香的时间,魏无羡自己都没脸没皮还好意思笑他?……想到这江澄心里又是一阵郁闷,他怎么又开始埋怨魏无羡了,他怎么又不能埋怨了?心下一叹,三年内必要解决这矫情事,往后便想怎么怨就怎么怨,想怎么骂就怎么骂,再不憋着!


江澄等瞧着两人走远回身和含光君说正事,一语道破魏无羡当下该是体内虽有筑基但根骨所限决计不能往上修炼,加之行驭鬼之道伤心性累肉身,如此下去他可是最多再活十年到头?蓝忘机听了眼神凌厉,江澄和魏无羡观音庙一别再无交集,怎么知道这些?怕不是……江澄看着蓝忘机不言不语脸还愈加黑起来,心中实在猜不透这古板究竟想什么呢,是还不是不会说话吗?遂不等回复直接下文——我有办法助他长寿。见蓝忘机果然一听两眼放光,江澄继续道,含光君你今明两年且让他稳固筑基,待我理好宗室事务后年与他结丹。此话一出蓝忘机明了,问他可是要还丹魏无羡?然而魏无羡不需要你还。


江澄脸色一暗心口没来由得闷:“还”个屁——他本就不欠魏无羡什么,怎么是个人都他妈觉得他是欠债人了,他在旁人眼里被硬塞了颗金丹还当真是占了大便宜,怎么不说他当时是因魏无羡才——也罢,“还”就“还”吧,扣这字眼忒没意思。江澄事先已预想到蓝忘机大概不会答应,任宗主多年他在识人之术上已有些造诣,蓝二又好懂,是以江澄可以断定以蓝忘机的性子大抵不会在魏无羡的事情上擅自定夺。蓝家人家规颇多是有勿妄自替他人做决定的,蓝忘机对魏无羡更有些了解,知道若是魏无羡在场必不会答应,于魏无羡而言现下确实有丹无丹都无所谓,更何况这一来一往魏无羡和他江澄又要有些藕断丝连,念及当年江家祠堂魏无羡被逼得吐血,蓝忘机当然不会再愿他们有人任何牵扯。想来要蓝忘机认真考虑换丹一事,果然还是要激上一激。


于是他眼眸一抬直视蓝忘机道:“他不需要?天大的笑话。你真当他没了金丹没怨过人吗,明明都是一样的人,我自小与他长了二十年,我能不知道他没了金丹怨人不怨?想必是念着所谓江家恩情不敢在人面前怨,你还真当他是佛祖无私呐?若此世他能寻到其他法子结丹,断不会选择拒绝,他又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圣人。别情人眼里出西施,他什么德行我比你清楚。”江澄自觉这一番冷嘲热讽着实过分,蓝忘机果然眼中起了怒火,却让他觉得目的达成,接着道:“我无所谓,这颗丹他魏无羡爱要不要,不要我就扔了,反正这丹三年内我必取出来。含光君你自己考虑吧,是顾着你道侣大无畏的奉献精神直接拒绝也罢,还是替他答应结丹让他和你待久一些。反正还有时间,有答复了知会我一声便可。”配合话音落下江澄摆出拿手的讥笑表情,顿了顿又补一句:“对了,我可不想再与他有什么麻烦牵扯出来,虽说你当不会乱嚼口舌,但还是提醒一下含光君,应承与否都请休要误传。”语毕不等蓝忘机开口江澄转身便走,不想再跟他废话的意思不甚明了,他是真不想和这不熟的圣人共处一室了。


圣贤之士只要还未飞升与众人博爱再多到自己身上也当有私心,反正蓝忘机对姓魏的一往情深,若能让魏无羡多活几十年他又怎会不愿,谁都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但江澄此时讲明自此不会再有牵扯,加上他话中嘲讽得厉害但实在也有些人之常情在里头,就不信他不答应。这么想着居然有些许侥幸——亏得他生就一嘴毒舌利齿,否则这种矫情事可就要成了街边话本里的言情小文了。以前常想自己怎么总是说不出好话,如今一看也没什么不好啊,恶言皆有三分真,他这番恶言却含着七分真,说出来到是比瞎客气好受多了。


江澄这时已然有了开悟的苗头。


04


和江澄“叙”完“旧”蓝忘机便同金凌告辞出了金麟台,魏无羡还带着他那头脾气诡异的驴子在兰陵城中等他。


他们二人本是一同参加观礼的,魏无羡拉着蓝忘机隐在嘉宾席最后头,看着江澄做主婚人在台上受礼发言,自然也看到那毫无杂念的笑容。魏无羡心下有点泛酸,若是当年江家没有遭遇劫难,江澄本该是这样意气风发才对。转眼去看一身喜服的金凌,外甥似舅,金凌和江澄年轻时看起来有七八分像,看得他竟有些恍惚,他与江澄本也是兄弟手足,如今闹得僵硬,江澄等会儿来敬酒之时见了他肯定不会痛快,魏无羡上一世混世魔王上天入地从未在意过什么人情世故,却在此时只想让江澄多高兴些。于是他伸手拉了拉蓝忘机的衣袖道,“蓝二哥哥,一会儿的宴席我不去给江澄添堵了,你是蓝氏贵宾不出席怕会拂了面子也不符礼仪,再者你和江澄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你替我去吧,我先回兰陵的客栈等你。”这一番话里透着回避的意思,颇不符魏无羡平日百无禁忌的作风,于是又补一句道“江澄这次下了血本宴席必然都是万里挑一的山珍海味,你代我去多吃一些,不然可惜了。”蓝忘机知道魏无羡心中所想,便应允下来。


此时蓝忘机回到客栈,魏无羡见他进来,递上茶水就开始问东问西,宴会如何,戏台子如何,菜式如何,酒水如何,新郎官如何,新娘子如何……蓝忘机一一答了,得知宴席喜庆,排场极大,珍馐美馔,酒水性烈,佳偶天成。问到最后魏无羡垂下眼睑略显犹豫,轻声道:“江澄如何?”蓝忘机知道魏无羡肯定要问江澄,但他与江澄实在交情不深,是以江澄究竟如何他还真是说不上来,只想到离开金麟台前江澄那番功力不减的嘲讽,该是无甚大碍,遂答:“不错。”魏无羡一听放松下来道,那便很好。接着又开始了他惯常的插科打诨。


晚上就寝前魏无羡照例服药听蓝忘机抚琴清心,听至半途咳嗽起来。蓝忘机停下起身喂他喝完了剩下药,想起江澄喜筵后同他讲的话来。魏无羡被献舍重生的壳子资质不佳,又被修鬼道的鬼气所染,虽然在姑苏有不少灵丹妙药护着,但还是体弱多病,若能得一颗金丹护体,虽然难以修炼,但体质必会改善,思及此处又想到江澄那时讥讽的语气,一时冷了脸。魏无羡见蓝忘机脸色不佳,只当他又担心自己身体,于是开口调笑道:“二哥哥别担心,咳嗽两声无甚大碍,再者姑苏的药难喝是难喝了些,但配着你喂药效大增,我自是要长命百岁和你长相厮守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蓝忘机听得最后一句心下感动,问道:“你想和我厮守百岁?”魏无羡甜言蜜语顺口就来:“那是自然!上辈子没机会与人相亲,好不容易这辈子得了这么个美人呢,还能不想着长久?”蓝忘机早已习惯听他情话,继续问他,“那若有法子助你长寿,你可愿意?”魏无羡有些不明所以,但若真有法子,他怎么能不愿意?死过一次方知人生苦短,这一世他能过得长久些,自然是好的。


蓝忘机得此答复,面上不动但心里已有了计较,滚过几番纠结。第二日早上,蓝忘机向来早醒,看着熟睡的怀中人心想:魏无羡有心求长生,这点江澄说对了,况且他本人也希望能和魏无羡长相厮守白头偕老,江澄的怨恨该是不剖丹不罢休,或许让魏无羡拿回自己的金丹对三者都好——于他们二人可厮守一生,于江澄而言似乎也是一种解脱。几番思索,蓝忘机有了决定,还是应承江澄吧。


姑苏蓝氏含光君为人雅正,谨记蓝氏四千多条家规,此时却又为他一生挚爱破戒一条,擅作主张替道侣拿了主意。这样情根深种,爱人于家规自然更为重要,如此深情让人感叹。然而大千世界没人能逃得过因果守恒,他此时为爱瞒着魏无羡替他种下一个因,又怎能料到几年后魏无羡摘下这颗果时,该是何种思绪。


总之蓝忘机这一个决定当真影响了魏无羡的余后半生——从前他天地不怕潇洒自在,好充英雄;此后却修身养性避灾惜命,只求长生。



评论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