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老哥紫电电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凌澄】赌

春熙:

CP凌澄


现代pa


金鱼太太点的一米九金凌套路澄的梗


一米九是真的,套路是一点都不套路的。


9000+字流水账 能看完的都是天使!


——————————————————


01


这个午后刚下过一场暴雨,此刻天刚刚放晴,雨水混着水泥地的味道,是六月份的气息。


 


江澄手中拿了一把伞,与一众神色紧张的家长等在校门口。他抬手看了眼表,最后一场英语考试还有五分钟结束。


 


他倒是很平静,金凌的基因够好,在读书上从不用他太操心。


 


没过多久,大批学生从教学楼里涌出,一瞬时人声鼎沸,他们刚经历完人生第一个艰难任务,面上皆是如释重负的笑脸和对未来的希冀,孰不知在之后的人生道路里各种障碍的难度将以指数级上升,回头再看,说不定还会发出一声还是读书轻松的感慨。


 


与一拥而上寻找自家孩子的家长不同,江澄仍立在原地,金凌实在太过显眼,在人群中一眼就能望到。江澄朝疾步向他走来的瘦长少年点了点头。


 


金凌今天穿了一整套骚气的亮红色耐克,考前江澄带他去买的。从前江澄做学生时对这些迷信也不屑一顾,可现在身份转变成家长,要为别人考虑时,倒也信了这个“勾”标志的buff加成。


 


金凌走到他的面前,这两年他个子窜得很快,比江澄要高上小半个头了。他的眼睛遗传了他的父亲,狭长的凤目扫过江澄的脸,满足地弯起,笑着叫了声舅舅。他的声线已经经过青春期的蜕变,清脆爽朗,俨然是个年轻的大人了。


 


江澄观察着他的神情,觉得他应该发挥得不错。他拍了拍他的背,问他:“雨天收音机信号没影响到吧?”


 


金凌神色轻松:“没有,舅舅你就别操心啦。”


 


金凌如此一说江澄便放下心来,他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回家吧。”


 


金凌早已被保送到W大,考到一本分数线就能录取,而这对他是件轻而易举的事,高考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因为高考,学校所在的路封了,江澄只好将车停在另一条街上。走过去的时候,这对有着出挑外表的舅甥频频让人侧目,金凌感受着众人的目光有些得意,他又靠近了江澄一点。他用余光偷偷看江澄,觉得他和他舅舅很登对。


 


江澄的目光在前方,侧脸和正脸一样迷人。金凌最喜欢他看他的时候,而恰巧此刻江澄转过头来,疑惑地问他:“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金凌被抓包,只好讪讪地笑笑:“舅舅好看。”


 


江澄骂他:“你做英语做傻了吧?”


 


金凌便乖乖地走起路来,他心情很好。在江澄身边他便心情好,甚至年龄越大对他舅舅的训骂都能免疫。毕竟江澄才是他一直放在心上的那个。


 


02


其实当初学校给金凌的保送名额不是W大,而是排名更靠前的F大。金凌那时被班主任单独叫到办公室,所有老师都喜气洋洋地看着他,而他听到这个消息时却抿着唇,一丝笑意都没有。


 


他问班主任:“是不是我舅舅关照你们给我的名额?”江澄是他们学校的大股东,金凌一入学所有老师便待他和其他学生不太一样,自然是他舅舅打点的缘故。


 


金凌极其厌烦江澄的此类举动,他不需要特权,不需要让别人知道他是江澄的外甥,也不想让别人觉得他活在江澄的照顾之下。


 


他想展翅高飞,用自己的羽翼保护舅舅。


 


班主任尴尬地笑了笑,说:“你成绩够好,获得名额也是实至名归,江总会很欣慰的。”


 


金凌将班主任的神情尽收眼底,他垂下眼,说:“跟我差不多的同学有的是。”


 


最后他瞒着江澄,主动放弃F大名额,换了W大。等江澄发现时,他已经填好报名表上交了。


 


那次他们闹得并不愉快。金凌回到家打开门,江澄沉着脸坐在沙发上。金凌愣了一秒,江澄说过这段时间忙不会回家,大概是听到学校透露出的消息急急忙忙赶了回来。


 


他将书包甩到沙发上,对江澄笑了笑:“舅舅,你回来了。”


 


“你翅膀硬了是不是?为什么不想去F大?”江澄的声音冷冷的,金凌心中有些委屈,许久未见他舅舅给他的第一句话便是指责。


 


到底年纪还小,还无法控制流露在脸上的情绪,他泄气般重重坐在江澄旁边,真皮沙发弹动了几下。


 


“F大太远了,不想去,W大挺好的,舅舅不也是W大毕业的吗。”


 


“一代胜一代,你总要超过我的。”


 


“可是当年舅舅是为了照顾我才选择W大的,你明明也可以去……”


 


“你听谁说的?魏无羡?”江澄打断了他,心想是时候跟魏无羡聊一聊不要多嘴了。


 


家里刚出事的时候金凌才八岁,自己也刚成年,他根本不可能抛下姐姐留给他的小外甥跑去外面读书。


 


“舅舅最厉害了,我就想留在你身边不可以吗。”金凌的眼神很热,这马屁拍得真心实意,江澄的语气稍缓,他的手搭在金凌肩上,用目光比对着他与金凌的身高,有些日子未见,他的阿凌又长高了那么一点。


 


“你总不可能一辈子赖在我身边。”


 


金凌不服气地说:“怎么是赖呢?我会变得像舅舅一样厉害,一直在舅舅身边帮着舅舅。”


 


他的语气很坚定,江澄有一瞬间心软和欣慰,可他更想的是——


 


“男子汉要有自己的天地去闯。”


 


金凌说:“我有我自己的人生,不需要舅舅来规划。”他说得太快太急,言语中那么一丝因为年轻而特有的不耐和盲目自信被江澄捕捉到。


 


江澄眉头皱起,“你再说一遍?”


 


金凌看着江澄的表情知道他要发火了,可他此刻也不肯服软,他不想永远活在江澄的护航下,他抬眼倔强地与江澄对视。


 


正当气氛凝固时,江澄给金凌请的保姆拉开厨房的门解救了金凌,她端着冒着热气的菜,对这对舅甥说可以吃饭了。


 


江澄收起了严厉的神情,他起身,走向玄关。


 


“我还有事,你先吃饭吧。”


 


金凌紧紧跟着他,“舅舅!”他喊,声音比前一刻要软绵,有一丝撒娇的意味。他说:“我就是不想舅舅那么忙。”


 


江澄脸色也柔和下来,他抬手摸了下金凌的头,像小时候对他一样,“阿凌,听话。”便转身离开。


 


他没有看到背后金凌一瞬间又黯淡下来的眼神。


 


那是三月份的事,江澄此后还是很忙,忙到一个月见金凌的次数不超过一只手。当他终于将公司这个季度所有事情在六月份前搞定,能够安心陪金凌备考时,金凌却对他说他一个人就行,不用他陪。


 


江澄心里好笑,这小子脸上根本藏不住心事,明明开心得眼睛都亮了,这是还在跟自己赌气吗?


 


03


金凌此刻坐在副座上,恰逢下班高峰,路况拥堵不堪。江澄有些不耐地敲打着方向盘,广播里播放着今年高考的作文解析,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金凌,金凌说:“舅舅放心,我没写你。”


 


江澄笑了笑:“那就好,要不然多老土。”他可不是那种会问你写了什么有没有离题的家长,只要金凌活蹦乱跳地在他面前,其它问题他都可以替他搞定。


 


金凌有些挫败感,他初中的时候但凡写亲情就写江澄,关于父母的记忆已经朦胧不清了,想到此处虽然有一点点难过,可他舅舅的好也值得他写一辈子。


 


当初他把拿了优的作文拿给江澄看,江澄面上冷淡,只说了句挺好,背地里却偷偷拿了他的作业本复印了一份。


 


金凌有时候会生江澄的气,气这个人从不肯好好接受别人的好意,可有时候又觉得,若江澄整天笑咪咪的,像他小叔那样,那他还会喜欢他吗?


 


金凌回他:“换一个频道吧,好无聊。”


 


江澄便随手换了个电台,《shape of you》回响于车内,气氛瞬间变得热烈与明快。


 


江澄问金凌:“你们班级今天没有什么庆祝活动?”


 


金凌回他一个灿烂笑容:“有,但是不想去,还没和舅舅待在一块儿有意思。”


 


江澄眉头一挑,安静地看了金凌两秒,转移了话题:“这个暑假有什么打算?”


 


金凌不假思索地回道:“去把驾照考了,到时候出门我来开车。”


 


江澄对他这个回答并不意外,他调笑金凌:“这回总不算是无证驾驶了。”


 


金凌脸上窘迫:“舅舅!”


 


那是他的黑历史,十五岁年少轻狂,正是叛逆出格的时候。他有天趁江澄不注意偷偷把他的路虎开到了马路上,肾上腺素飙升的同时撞上了别人的车尾。


 


江澄被交警叫来的时候眼睛通红,当他看到金凌完好无损时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落在金凌肩上的巴掌收了九成力道。金凌满脸无措与害怕,他还是舍不得打他。


 


金凌的目光放在江澄瘦白的小臂上,他喉头滚动了一下。现在回过头看,他真的很想暴打当时的自己,让江澄操不完心。那时候自己的想法很幼稚,想江澄看他,一直看他,时时刻刻看他,幼稚的小男生总喜欢用破坏力来吸引自己在意的人的目光。


 


他小声嘀咕一句:“我现在可乖了。”


 


江澄扬了扬眉,“毕业礼物想要什么?”


 


金凌觉得机会来了,他装作思考的样子,低头纠结了一阵。


 


此刻绿灯,江澄踩下油门,车缓缓而动。金凌想伸手握住他的手臂。


 


03


他小的时候其实不爱坐副驾驶位,那时候江澄二十出头,刺头一个,常常因为金凌小小一个举动而说他,金凌便不想在这个凶巴巴的舅舅的眼皮子底下,而后座宽敞,累了还可以横躺,是他一个人的乐园。


 


偶尔江澄周末会带他去游乐园玩,天黑的时候他们回家,金凌在后座位上睡得迷迷糊糊,只记得车停下的时候,自己总会落入一个温暖宽大的怀抱,随后被轻柔地放在自己熟悉的小床上。他舅舅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言语和表情可以伪装成坚硬的盾牌,可一个人的气息是骗不了人的。


 


被江澄抱是长大后的金凌再也没有过的待遇。金凌已经要比江澄高壮,他也很难想象现在舅舅抱起一米九的自己的样子,他轻轻一笑,还是让他来抱江澄吧,但这样的机会也是迟迟没找到。


 


他笑着抬起眼,向江澄说:“舅舅,陪我去旅行吧,我们去看一场球赛。”


 


后来某一天,金凌顿悟了自己的心思,他便再也没坐过后座。每当江澄的手调着驾驶档时,金凌将左手垂在座椅边缘,短短几厘米他们就能碰到。金凌看过朋友圈里有女生晒男朋友,坐在车里十指相扣的照片,他虽鄙夷却也想和江澄这样。


 


04


巴塞罗那的六月不似武汉那么炎热,江澄和金凌落地的时候已是深夜,出了机场,夜风刮着地中海的水汽,让短袖短裤的两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江澄掏出包里的长袖衬衫给金凌,他常年需要出差奔波于各地,包里总备着衣物应付飞机上的冷气。金凌仗着自己年轻体健,自然不会考虑那么多,他向江澄摆了摆手,说:“我不冷,舅舅你穿吧。”


 


江澄翻了个白眼,将衣服抛在他脸上,“别逞强,你汗毛都竖起来了。”


 


衬衫是江澄在飞机上刚穿过的,上面还沾染着他的气息,扑了金凌一鼻。借着衣服遮脸,金凌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他们直接打了辆的士去预定的酒店,酒店旁边是一家露天酒吧,巴塞罗那的夜很长,灯光明亮,聚集着不少当地人。江澄和金凌下车路过酒吧的时候有人朝他们吹口哨,他们回过头看,两个男人勾肩搭背地注视着他们,眼神再轻佻不过,如此好看的东方男子还是少见的。江澄皱眉,这一对同志明显把他和金凌当成同类了,他拉着金凌想赶紧走。可金凌却一把挡住了他,他朝那两个男人露出了点凶狠警告的目光,他看不得别人调戏江澄,即使眼神都不行。他一米九的个子即使在国外也依旧很有威胁力,那两男人只好讪讪地移开了眼。


 


江澄拍了他背一掌,“你挡着我干嘛!”


 


金凌在瞬间收回了凶狠的表情,他憨憨地笑了笑:“舅舅太好看了,不舍得给别人看。”在江澄面前他总乐于扮憨。


 


江澄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说:“臭小子说什么荤话。”


 


Check-in的时候,绿眼睛的值班小姐温柔地用不算太标准的英语向他们解释现在只剩下大床房一个房型,江澄又皱了下眉,而金凌则暗喜真是天助我也。


 


和江澄同床也是他小时候才有的待遇。


 


江澄让金凌先去洗澡,无聊的时候下了个西班牙旅行攻略的app,虽说这次金凌拍着胸脯说他来制定路线,但他不自觉得总想为别人托底,不只是对金凌,对公司这样,以前对魏无羡也一样,他总要有一套自己的plan B,大使馆的电话,当地的警察局和急救号码都要记下,以防万一。


 


金凌出来的时候,江澄问他的攻略做得怎么样。


 


金凌光着上身,高中午休时半小时的篮球时间让他的身材保持得非常好,光滑的皮肤在床头灯下透着迷人的光泽,江澄下意识地瞥开眼。


 


金凌爬上了床,拿出了手机,点开备忘录滔滔不绝地开始说自己的计划:“我们酒店旁就有地铁,乘红线先去圣家堂,票我已经在网上买好了,不用排队,午饭可以去米兰之家这边,很多餐馆,看舅舅喜欢吃哪家,下午可以把米兰之家和巴特罗之家都逛了,离得挺近。晚上……”


 


江澄一边听一边微微点头,金凌早在前年就和他一般高了,可他在很长时间里仍将金凌当作那个八岁时抱着他哇哇大哭的小男孩。直到最近他才忽觉他的金凌是真的长大了。


 


他们又细化了下后面几天的行程,球赛在第二日,也是两人最期待的一天,巴萨罗那决战切尔西。金凌是巴萨的铁杆球迷,否则也不会要江澄带他来西班牙当作毕业旅行。而他也知道江澄不会拒绝他,他曾在江澄的衣柜里看到过一件蓝色球衣,并且他的舅舅对他喜欢巴萨表示嗤之以鼻。


 


金凌来之前还在想,到时候江澄会不会和自己分开坐到切尔西球迷的阵营去。江澄倒还真没这个心思,决赛门票本来就紧俏,他花了好大价钱才收来两张连坐的票,和他难得是一队粉丝的魏无羡羡慕地流口水。


 


05


他们两个如今躺在同张床,江澄在关灯前颇有些凶气的跟金凌说:“你别卷被子,要不然我把你踹下床。”


 


“舅舅你好凶,我什么时候卷过被子?”金凌委屈,他自认为睡相还可以。


 


“你小时候。”从前江澄不说是因为那么小一个团子就算卷那么点儿也无大碍,现在一米九这么大个跟他抢被子就要命了,明天应该向前台多要一床被子。


 


“舅舅,我长大了!”金凌眨了眨眼,表情在那么一瞬很严肃。


 


 


关灯之后,房间陷入寂静的黑暗,金凌一动不动地躺着,他此刻心跳地很快。江澄安安静静地平躺在他身边,手自然地放在两侧,左手与金凌的右手只相隔那么一点点距离,金凌甚至能感受到他的体温。


 


他很想假装睡着去触碰江澄,像小时候一样无所顾忌地把腿搁到江澄的肚子上。可他已经是个男人了,他现在这样做,江澄只会厌烦地将他拍开。


 


他想到小时候,几次看了恐怖片睡不着,便会抱着自己的小枕头敲开江澄的房门。江澄多半时间还没睡,在电脑面前疲惫地揉着太阳穴。金凌那时很惧怕江澄皱着眉的眼神,但江澄总在看向他时便收回工作带来的戾气。他总会轻柔地叹口气,放下手头事,把金凌安置在自己床上。


 


他们一起睡的时候,金凌喜欢问关于他爸妈的事,问他们如何相知相爱,他很懂事,绝口不提那场灾难。只是有时候,江澄向他讲述时候的声音近乎哽咽,金凌会主动抱他,小手抚向江澄的眼睛,喃喃说一句舅舅不哭,而回应他的是他舅舅紧紧的拥抱。


 


那时候他就知道,他和江澄只剩下彼此了。


 


再长大一点的时候,他问过江澄什么时候给自己找个舅妈,江澄总会不耐烦地敲他脑门,开玩笑说要照顾你这个小拖油瓶哪还要找老婆。


 


金凌在很长时间里真的以为是自己拖累了舅舅,如果没有自己,舅舅肯定已经遇到个温柔体贴的妻子,生一个比他乖巧听话的孩子。


 


他问江澄有没有喜欢的人,江澄只会回答没有。这十年来江澄一直单身,金凌从未见过他身边有过女伴。当他自己长成个年轻男性时,才体会到血气方刚的年纪禁欲有多难,尤其是有了喜欢的人,无法释放的欲望是一剂毒药,见到他时悄然发作还要拼命掩藏。


 


以江澄的条件,是男是女都会贴上来,金凌知道他这样做都是为自己。


 


男人之间的话题绕不开性,金凌也不是没和男同学们分享过黄片。可这在他面对江澄时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不仅是因为江澄是他的长辈,更是他喜欢的人,他对江澄有很多不可描述的想法,说出来真的会被打断腿。他第一次遗精的时候,悄悄把脏内裤洗了,没好意思告诉他舅舅。


 


他曾下作地想过舅舅是不是还是处子,又为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恶心。但下体无可抑制地因为兴许可以完完全全得到江澄而兴奋,他有些燥热,觉得客房的空调开得不够猛。


 


他此刻很想和江澄说话,他猜他舅舅也还没睡着。


 


“舅舅,我去上大学了你就有空谈恋爱了吧。”


 


06


当金凌领悟到喜欢上他舅舅时,他很平静。他并不是天生的同性恋,以前看AV也会有感觉,喜欢上江澄只因为他是江澄。他并不觉得奇怪对江澄的依赖和占有欲在进入青春期后质变为爱情。自他懂事起,被人嘲笑没爹没娘的时候站在他身前的是江澄,发高烧时在他身边照顾他的是江澄,哭的时候,笑的时候,会注视着他的也是江澄。


 


金凌也想过为什么江澄会是他舅舅呢?有了这层关系,所有行动都变得畏手畏脚。而他又觉得也正是因为这份奇妙的血缘,他才能沾上江澄的好,他不是没见过江澄对外人的冷漠,江澄简直是月亮型人格的反义词,把黑暗留给外界,把光照向家人。那么当他是江澄的外人时,他还会喜欢上他吗?


 


金凌想如果江澄找到良人,他便拼命断了这荒谬的念想,当好外甥的角色。然而就是江澄这份洁身自好,让他一直蠢蠢欲动,在断与不断的边缘徘徊。他的舅舅心里没有人,可还有他,他轻而易举地占了一席之地,又为什么不能去索求更多?


 


“随缘。”江澄果然还没睡着,他翻了个身,将身体背对金凌。


 


“……舅舅不会觉得孤独吗?”金凌靠过去些。


 


江澄没有马上回答,他仍闭着眼,金凌炙热的目光如芒在背。


 


他淡淡地说:“习惯了,倒是你,上了大学可以去找小姑娘了。”


 


金凌说:“我不,舅舅不谈,我也不谈,没有人会比舅舅要好。”


 


“金凌。”江澄低沉地叫他一声,他又转了一次身,睁开眼对上金凌赤诚的目光。


 


“懂事点吧。”


 


07


第二天两人都默契地没提昨晚夜聊,像每一个旅人一样,按部就班地去往最有名的景点,拍照打卡。


 


江澄不爱拍照,可金凌很聪明,每当他先找好别的游客让他们帮助拍合照时,江澄就不好意思拒绝了。


 


合照的时候,他喜欢搭着江澄的肩,这样他们能靠得很近,很像一对恩爱的情侣。有一对友善的美国友人在交还给相机后,微笑着祝福他们。金凌正偷乐。“He is my nephew”,江澄却在旁边泼了把冷水。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金凌,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金凌看着相机里的自己笑得一脸灿烂,而江澄脸上却是明显的不耐。他心酸地笑了:“让我想想都不可以吗。”


 


他舅舅那么聪明,能猜到自己的心思是早晚的事。可是江澄明明知道如此,为什么还要对自己这般好呢。


 


08


晚上他们去了海边,吃了顿足够正宗的西班牙海鲜饭,江澄看着金凌意犹未尽地用叉子戳着青口贝壳,便向服务员招了招手再点了一份给金凌。


 


金凌还在和他赌气,江澄拿他委屈巴巴的样子一点办法都没,魏无羡说得一点都没错,金凌可真是他的小祖宗。


 


他现在不仅镇不住他,还大有可能打不过他。骂他行不通,冷落他也不行,而最让江澄烦恼的是金凌这样全全是为了他。


 


结账的时候,金凌想掏小费代表他对这家店美食的喜爱,可他钱包里恰巧没有零钱,最小的金额也是二十欧,江澄见他豪气地丢给店员时不由啧了一声。


 


金凌有些不自在,“我以后赚钱还给你!”


 


江澄笑了笑,他最乐于见到金凌的孩子气,只有在这时候他才能找到些往日的相处方法。


 


“这点钱我还是有的。”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金凌的头发,金凌脸上才终于绷不住笑意,“舅舅,陪我去海滩逛逛吧。”


 


09


两人脱了鞋,漫步在地中海的边缘,前脚踏出的脚印很快被随后而来的海浪复平,江澄望着远方,苍穹的边缘是茜色的。


 


他很难忽视他与金凌此刻半个头的身高差,金凌说话的时候,表情生动的时候还能看出一点点稚气,但他现在安安静静地在他身边,露出个英俊沉稳的侧脸。


 


这种感觉很奇妙,看着他从小不点长成一个年轻男人。


 


当江澄意识到金凌可能喜欢上自己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觉得自己把金凌的人生给毁了。他从前曾无意看到过金凌电脑里的GV网站的历史记录,那时候他还抱着侥幸的想法,觉得金凌只是一时好奇,他年轻的时候也不是没抱着猎奇心态和魏无羡观赏过。


 


可他忘了想魏无羡最后变成了真gay,金凌又为什么不可能如此。可是喜欢谁都好,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金凌明明可以和任何人在一起,无论是谁,是男是女,只要不是他江澄,他会永远做他的后盾,让他尽情去爱。


 


江澄是这个世界上金凌唯一不能爱上的人。


 


10


高考前的那次争吵后,江澄约了魏无羡喝了一次酒。江澄连旧友相见的寒暄都省了,直达主题。


 


魏无羡手指敲着酒杯,“阿凌问过我不少你的事,我就知道这小子对你有别的心思。”


 


江澄骂他:“你还都告诉他了?”


 


魏无羡:“你的破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江澄让他滚,魏无羡却靠近他,他脸上没江澄没那么严肃的神情,“要让那小子死心我看难,我说江澄啊,要不然你就试试?”


 


“你跟着他一起发疯?他是我亲外甥啊。”


 


“那又如何?”魏无羡挑眉,“这个世界上任何两人相爱都不是违法的,关键是,你喜欢他吗?”


 


江澄沉默了。他很难分清他对金凌的爱,若说是百分百的亲情都是自己在骗自己。说得矫情一点,金凌是他最难捱的日子里的唯一慰藉,是他生命里无法分割的一部分,他可以为了金凌做任何事,除了回应他的爱。


 


当金凌成长为一个年轻男人时,江澄也不得不承认他对他存在吸引力。好看的皮囊与蓬勃的肉体,没有人会不喜欢。最关键的是,金凌在他心里的位置本就太满太满,满到塞不下其他人。


 


他曾经也不是没动过相亲的心思,不是为了自己。金凌成长的路上需要一个母性的角色,但又觉得这样对女方实在谈不上公平,他择偶的第一条件不是家境,不是美貌,而是一定要对金凌好。


 


好在金凌顺风顺水地长大了,除了他的感情问题,江澄都很欣慰。但那种无法把他当作小孩看的违和感越来越深,江澄在惧怕,欣慰的同时怕他长大成人,骄傲地站在他面前对他说舅舅接下来就由我来保护你。


 


那他到时要作出怎么样的表情呢,欣然接受应该不可能,骂他一句翅膀硬了也像是在逃避。


 


“说什么喜欢不喜欢,重点是我和他根本不可能,你这样说,让阿姐怎么想?”


 


魏无羡最了解江澄,见他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心里便有了答案。他说:“如果阿姐还在,看到阿凌喜欢你,你却拒绝他估计会很伤心吧,阿姐最想看到的不就是我们活得好好的吗。你这样,阿凌不开心,自己不开心,弄得我也不开心。”


 


魏无羡的话让江澄如释重负了些,他有了斗嘴的兴致:“滚,你有什么不开心的,我看你可开心得很。”


 


“江澄,我认真的。”魏无羡拍了拍他的肩,“你就是想得太多了,人就活那么一趟,不为自己活有什么意思呢?”


 


11


江澄不可能把金凌踹出他的生活,他已经是他生活中的核心,小的时候替他到处擦屁股,长大了他的目光仍是全都在他身上。可他又无法想象接受金凌后的相处模式,他不是一个敢于冒险的人,相爱容易相守难,明明还没开始,他却想到了最坏的结局,分手,连舅甥都做不成。


 


他在潮水褪去的间隙突然开口:“一定就是我了吗?”


 


金凌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是他舅舅第一次主动提到此事,他有点欣喜,上前几步站定在江澄面前,拦住了他前进的路,坚定地对他说:“一定是你,只能是你。”


 


“江澄。”这是他第一次直呼他舅舅的名字,其实他早就想这么叫了。


 


海风把他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他的表情太过于认真,江澄不禁莞尔。


 


他此刻是彻底载在这个傻小子,哦不傻大个手上了。


 


12


球赛当天,金凌和江澄早早地到了诺坎普球场,巴萨的主场。金凌先将场外球迷商城的周边搜刮一空,江澄跟在他身后,还提出了再多买三件送给他未来大学室友的意见。


 


金凌兴奋地点了点头,又忍不住说:“如果别人送我巴萨球衣,那我可就爱死他了!”


 


江澄翻了个白眼:“你买还不是要刷我的卡!”


 


金凌笑得灿烂,他上钩了,“所以我爱死舅舅了!”


 


江澄又瞪他:“你别得寸进尺,好进场了!”


 


他走在前面,心绪翻涌,他虽没拒绝金凌,可也还不算答应他,这臭小子怎么就上头了?


 


入场坐定后,他们被一群身穿红蓝相间球衣的巴萨球迷包围着,气氛太热烈,金凌当即拆开购物袋,把自己的短袖当众脱掉,露出匀称的肌肉,同样换上了球衣。有大胸美女朝他吹口哨,而他只看向江澄,露出个憨憨的笑来,“舅舅,你要不要也换上?”江澄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别发疯,我又不是巴萨的球迷。”江澄看到对面看台的蓝色阵营,他此刻真的很想过去拥抱同胞。


 


“你觉得谁会赢?”金凌明知故问。


 


“切尔西。”江澄挑衅地看他。


 


“那我们来打个赌吧!”金凌兴奋地说。


 


“什么?”


 


“如果巴萨赢了,舅舅要答应我一件事。如果切尔西赢了,那么……”金凌故意拖长音调,他附在江澄耳边,轻声说:“我就一辈子跟在舅舅身边,陪着舅舅。”


 


绿茵场是一个能让所有男人热血沸腾的地方,江澄听完愣了一秒,他对上金凌亮晶晶的目光,嘴角扬起,再也顾不得那么多。


 


“好啊,赖掉我可要打断你的狗腿。”他回了他一个再动人不过的笑。


 


-Fin


 


骨科对我这种要把他们为什么要在一起写清楚的人来说实在太难了!感觉是一次失败的尝试_(:з」∠)_


欢迎评论!



评论(1)

热度(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