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老哥紫电电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曦澄】王牌讲师(番外)一

天宫翎:


虞紫鸢听说儿子最近谈恋爱了。


这个听说,是从她女儿江厌离口中得知的,而江厌离,又是和魏无羡聊天时无意中知道的。


她一方面觉得十分欣慰,另一方面,却又有为人父母都在所难免的落差。江澄初中那会儿,性子还没收起来,整个人野得很,男孩子抽条长得快,她和丈夫都忙于工作,哪怕天天见面,也觉得儿子一天一个样,不知什么时候肩头就攀过院里的杏树,后来连进出院门都要低头了。


那会儿还住在大院里,江澄和魏无羡不住校,早晚骑辆山地,两个人跟风一样窜出去,又携着黄昏徐徐的晚霞归来,给他们做饭的大多是高一届的江厌离,虞紫鸢是个要强的女人,她几乎把心扑在事业上,对于家庭自然关注地少,两个男孩子要在外面犯了错,她性子急,第一个反应定是训骂,或把两人揪到外面罚站,等天黑才给饭吃,这种手段不痛不痒,两个孩子惹过不少事,虞紫鸢也骂过不少,后来不知怎么,他们念高中,开始寄宿,回家就少了,有时周末哪怕回家,也大多闷在房间里,打游戏或睡懒觉,虞紫鸢还是骂,说他们好吃懒做,渐渐地骂声少了,高二时学校开始只放半天假,孩子们忙,虞紫鸢自己也忙,一年到头好像都见不了几面,直到他们高考,她开车去学校送饭,跟别的家长那样等在艳阳烈日下,才恍然有种感觉,几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


江澄和魏无羡高考完后的那个暑假,算是他们一家待在一起最久的日子,仿佛心照不宣似的,江枫眠特地交接了工作,虞紫鸢也请了假,江厌离刚念大一,暑假来得也早,他们买好票,出国玩了大半个月,旅行途中虞紫鸢还是免不了数落人,但两个男孩子不在意,在海边开心地冲浪潜水,也敢当着她的面跟年轻姑娘们嬉笑打闹,不过江澄要闷一些,虞紫鸢仔细地回想了一下那时的场景,似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江澄就成了现在这个性子,闷直闷直,继承了她性格里一部分的冷言冷语,又有江氏家训里敢做敢为的担当,不过他现在谈了恋爱,倒不知是怎么个情景了。



虞紫鸢自从知道儿子谈恋爱这件事后,整个人就开始坐立难安,她本来就是风风火火的性格,忍到周四,终于拨通了江澄的电话,母子间惯常问候的对话一概省去,她就撂下一句话,“听说你谈对象了?这周末带她回来吃顿饭。”


江枫眠皱着眉说她太急性,“阿澄自己还没跟家里说,你就给人定了。”


虞紫鸢也知道自己此番做法不妥,但她心口不一惯了,忍不住横眉冷对,“我自己的儿子我还不了解,没有十成把握,他会谈吗?”


江枫眠还要再争辩两句,虞紫鸢却打断他,“这几天我们不说话,等阿澄回来再说。”


那端江澄却被这个电话打得措手不及,本来约好周五晚上跟蓝曦臣一同吃饭,也因这个电话而暂告搁浅,他这次自己驾车回去,十月份的天气,夜里已经有了点凉秋的味道,开车过德海大桥时,两岸光影浮动,昏黄的路灯像被提了线,在黢黑的夜里迎着海风雀跃。


江澄不由得想起这片静谧在旷蓝天幕下的海,说来他和蓝曦臣确定关系不过半月,相处起来却似乎有了老夫老妻的样子,他们晚上也曾走过海边,也在广场看过音乐喷泉,走过校园的路也吃过饭堂,甚至像年轻人那样夜骑过月鹭湾,然后在潮涨潮落的海边栈道接吻,有人说德海大桥的桥塔像是被银河分开的牛郎和织女,一对恋人隔海相望,却又互相仰向对方,相互牵引盘绕,因此M市的人都把月鹭湾叫恋人湾,江澄还记得那会儿自己问蓝曦臣这个别称的由来,他其实并不多么好奇,只是走到海边,吹着微凉的海风,就那么随口问了一句。


那会儿他们刚从邻市回来,也是刚确立关系,还处在连手都没牵过的阶段,可蓝曦臣那晚却在这海风泛滥的栈道边上吻了他,他也因此记住了恋人湾的由来,月从海上来,鹭在畔边栖,恋人,当在此间拥吻。


安静在旁的手机突然响了。


江澄划开接听,却久久没有说话。


那端熟悉的声音在车内漫开,温柔依旧,带着性感的缱绻,“阿澄?”


江澄还是没说话。


“在开车?”蓝曦臣沉吟片刻,正想嘱咐他注意安全,那边突然传来声音,“蓝曦臣,等我回来。”


————
这篇完结的时候大家都说太突然了哈哈,当时确实就是想停在那种恰好点到即止的状态,之后也想过番外见家长两人相♂处日常什么的,但一直懒于动笔,今晚被喜欢的太太夸了,很不好意思,哈哈哈但也很开心嘻嘻(♡˙︶˙♡)就慢慢把番外填上吧,还是希望他们跨越障碍,互相走向对方,不会虐滴,就是互相见家长的日常,放心(❁´ω`❁)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