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老哥紫电电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悲澄赋

大葛快来看哦,人贩子游街示众了。

三颗仙人掌:

呼天痛哭进庙堂,老天呀!
未见晚吟泪先抛,见到晚吟如刀绞,
我儿年少事事艰,赤手空拳兴江朝。
原指望墨香可念些旧好,谁料道德顷刻倒。
老妖妇剽窃打压欺晚吟,贼霉狼对家专权误我儿施奸巧。
吾家晚吟却是独立难回天,负累出师为墨朝。
妖妇只想搜刮民膏,老母们只恨无能为力把澄保。
羞见江澄无依靠,老天你在天之灵可知道?
如今造孽作乱,颠倒是非,举步维艰,
把我儿江澄
东荡西扫,走南闯北,衣不卸甲,马不停蹄,飞不落脚打下的三分名气,大好河山白白断送在今朝!!


评论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