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老哥紫电电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摘纪录:

所有漂泊的人生都梦想着平静、童年、杜鹃花,正如所有平静的人生都幻想伏特加、乐队和醉生梦死。
——弗朗索瓦丝·萨冈


感谢推荐

评论

热度(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