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躁老哥紫电电

假如有一天我走了,不是我不爱你了,是因为我终于舍得离开了

【曦澄】骤雨初歇 6

染清秋:

上文: 1  2  3  4  5






【曦澄】骤雨初歇 6








江澄挂了电话,从兜里掏出钥匙来打开门。之前魏无羡总嘲讽他,说8102年了你怎么还不换个指纹的密码锁,你这个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堪比旧社会的驴。江澄坐在他身边用大脑自动过滤掉废话,给魏无羡留足了面子,绝口不提他当年进不去家门,纠结掉一把头发到他家借宿,最后发现是指纹锁没电了的事。




关于在网上被带节奏的事他倒是瞬间抛到脑后了,曾经或许还能像一颗石子落到水面那样泛起波澜,在夜里强行网上冲浪搜索自己的名字,十句赞美的力量还不够抵消一句讽刺的伤害。有一些传言和绯闻江澄自己看了之后都觉得那不是自己,大概是某个顶着自己名字的玩偶,在他人的剧本下被操纵,乖乖承担墨水和污名与曲解。这种事情看多了郁闷过了也就看开了,被黑是常有的,他又不是红色钞票,凭什么让所有人都喜欢他。




江澄随手打开空调,去浴室冲了个澡,换上居家服吹了头发才出来。猫蹲在墙角的懒人沙发上,看到他之后屈尊降贵地跳下来,江澄任劳任怨地给主子开罐头。




说起来会养猫这件事情也算是迁就。江澄更喜欢狗,奈何身边最近的人见到狗之后的惨烈场景他不想再提,有一天公司的策划说自己家里的猫要生了,问谁要不要预留一下,他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从此成了一名幸福的铲屎官(即使他很长时间不在家),衣柜里的黑色衣服都被粘上了白色的猫毛。


养猫也比较修炼演技,送去做绝育的时候医生还要求江澄和他家主子演一场生离死别的大戏,据说这样猫就不会记恨他,魏无羡在旁边笑得差点缺氧。江澄想到这俯下身撸了一把猫毛,打开手机拍了一张照,随便剪裁了一下之后把微博切成小号,配了一段文字之后直接发出去。






落木千山:你再这么吃,我就要养不起你了。【图片】








一般人养了猫之后都会幸福到升天,恨不得朋友圈微博的每一个角落里都发满自家主子的九宫格。送他猫的策划姐姐本来还期待着在某一天自家艺人能给猫儿子正名,毕竟能忍住不晒的都是神人。每次做采访cue到养宠物的问题江澄总是如实回答,粉丝望眼欲穿,盼望他发微博并且熟练使用前置摄像头功能。结果爱豆本人根本不上线,有一个月差点掉成黄V,轮博女工悲伤落泪,随后激情考古,差点拿显微镜照到每一个角落,公司只好发出几个月前的物料。




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江澄想晒猫的心挥洒在小号里了。他打扫清空了之前用来搜自己名字的小号,把主子的照片一股脑整理了发上去,基本上是随拍随发不配文字,竟然也累积了小几千的云吸猫的网上冲浪用户。




他发了博之后很快就收到评论。江澄切到朋友圈,看着圆圈转啊转,第一条竟然是蓝曦臣的动态。有一张蓝天的图片,没有配字,底下有一堆人点赞。江澄直接下滑,发现清一色全部都是晒蓝天的,大概是今天难得好天气,城市土著们心情激荡了一把吧。




今天好像魏无羡还提了一句蓝曦臣的什么东西,但他不太记得了。江澄登上微博刷了一下小号,评论区被来自五湖四海的云养猫的兄弟姐妹们占满,有撒花庆祝他回来的,有专心隔着屏幕撸猫的,还有说要庆祝博主头一次打这么长的字的。热评第一很快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ID是很长一串英文字母,明晃晃地挂在第一排。




xcisrio:今天不仅嗑上脑躺入坑底,还有新鲜的猫吸,如果再买个奶茶就太幸福了吧!




这条评论的回复也挺多,江澄点进去扫了一眼,几乎都是一些id在讨论新入的坑是什么,互相对暗号,积极发展同好。评论内容对江澄来说基本等同与瞎猜,缩写了一大长串,xcszd占了大多部分。之前采访被cue到说知不知道走花路和zqsg是什么意思,明明都是字母和汉字,放在一起他就对此一无所知。




大概就是饭圈文化源远流长的深奥的一部分吧。江澄抱着学习的心态点进这个xcisiro的主页,立刻被微博主页上的个人简介糊了一脸。一行小字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头像下方,宋体写着,曦澄超话小主持人。他本来还抱着缩写是巧合的心态点进相册,结果被屏幕上整齐排列的他和蓝曦臣的综艺截图糊了一脸。甚至连动图都有了,慢速状态下所有的眼神交汇都显得含情脉脉,江澄仔细回想他做那个动作时的心理活动,那好像是他和蓝曦臣上山挖笋的那一段,两个人都不计前嫌地装作无事发生。




这么看好像是挺像那么一回事儿的。江澄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敬佩往左滑,看到博主最热转的一条。




xcisrio:姐妹们,我是不是搞到真的了…… 王不见王是真的带感(ps:不要带全名不要艾特蒸煮!看到就删!)【视频】






一个视频上了千转,评论都在激情入股和满地找头,江澄点进去,却对于视频内容的兴趣一瞬间消失。




如果知道他们搞到的确实是真的,不过是过去式的话,这种心情应该比较难以言述。




之后几条都是圈规和含沙射影的内容。江澄想起来魏无羡给他打电话,原因估计和这些离不开。唯粉和cp饭掐架,消费的都是谁的感情没人知道也无从得知。




算了,随便吧。江澄把手机锁屏闭眼扔到沙发另一头,打开一瓶矿泉水之后去厨房,对着空空如也的冰箱叹气。




叫个外卖让人从超市送好像也行,但风险比较大。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自己去超市扫货,带上口罩和帽子,拎着一把钥匙就出了门。




事实证明,过度工作能直接导致忘性太大,间接导致让他拎了一筐食材,在收银台翻遍口袋只找到一把钥匙。




太尴尬了吧。江澄绝望的把鸭舌帽拉的再低一点,面对着收银大妈怀疑的目光只想找个地缝掉进去,穿越时空,让他有机会把自己敲醒。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当他就差一点把口罩摘下来只求大妈不要像盯着小偷那样盯着他的时候,一双拿着两张红色钞票的手从斜后方伸出来,用刻意压低的声音帮他解了围。




“钱您拿好,”那个人说,“不用找了,我朋友一直在等我,不好意思。”




说完之后他朝后面的顾客点点头,一只手拎起购物袋,另一只手推了推江澄的肩膀。他见江澄没有反应,直接拉起他的手往出口的方向走。有些顾客还在看着他们窃窃私语,等两个人的身影都消失在塑料帘子外,再也不会有人记得起这个插曲。




“喂你别……”江澄停下来甩开对方的手,转头看到和他同样装束的人,话绕了一圈又变得不痛不痒,“你怎么在这?”




潜台词是,世界真小,缘分真巧,我怎么在哪都能遇见你。不仅玩个小号能看到视频,下楼买个菜还能见到真人。




不过对方很明显没听懂深层含义。蓝曦臣把江澄的购物袋换了一只手提:“我本来在买东西,刚好在排队就看到你,为了给你解围,连购物框都丢在一边,也不知道理货员会不会骂我。”




“行吧,这次多谢了。”江澄态度放软了一点,毕竟这次蓝曦臣也算是帮了大忙,“你递钱递得也真是潇洒,再慢一步我就差点要摘口罩负荆请罪了。”




“出门买东西还不带钱的也挺少见,我看背影刚好认出来是谁,”蓝曦臣说,声音里带了点不自知的暖意,“这一次我能救场,下一次你可能要表演歌舞节目才能被放走。”




“不敢当不敢当。”江澄把钥匙串挂在手上,漫不经心地转来转去。




过了这么久,好像旧情人之间也可以正常交流了,并没有说的那么过激,比如要去给人坟头除草之类的。再年轻一点的时候情绪波动比较大,受到一点挫折就容易反应过度,等现在回看,好像也没有那么不堪入目,甚至还能互相帮个忙,跟着还可以心平气和的说几句话。




江澄一路上甩着钥匙不说话,蓝曦臣也跟着默不作声,江澄转过视线,发现他手里还提着自己的塑料袋,连忙接了过来。




两个人一起走着。江澄步伐偏快,步子也迈得比较大,走到小区门口之前终于打破沉默:“今天谢谢你了,改天请你吃饭吧。”




“其实我今天有空,”蓝曦臣再一次打破常规套路,“顺带一提,我们两个好像住同一个小区。”










TBC






搞skrrskrr之后突然打鸡血,码了半天,居然真的安排上了更新.....自我感动了一把,还是比较说话算话的,还有人记得我吗(。


xcisrio=曦澄is real


xcszd=曦澄是真的


果然去接触一点饭圈之后娱乐圈paro就好写了很多......







评论(1)

热度(120)

  1. 暴躁老哥紫电电染清秋 转载了此文字